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

[獨立音樂訊] 你在南方的艷陽裡大雪紛飛。馬頔在《南山南》唱出離散與憂傷


你在南方的艷陽裡 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裡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窮極一生 做不完一場夢



如果你喜歡聽中國的北方民謠,那馬頔將會像宋冬野一樣,用單純的配樂以及北京式的地方唱腔將你帶入廣大的平原,帶入這一片充滿流浪者與青年勞動者的社會裡,感受通常都帶些離鄉感或是青年憂鬱的旋律。

馬頔的歌就像其他北方民謠,總是會參入一些帶有階級感的工作小事,然而輕輕的旋律所述說的小事,卻是北方城市裡,對於離鄉青年最重要的事情。而馬頔的音樂也因為不時投射純粹的生命經歷而讓人感受到共鳴。

對於身為臺灣人的我來說,第一次聽馬頔的《南山南》只是單純被中國北方男兒的聲音給吸引,稍微粗曠的語調,渾然天成於寬廣的大陸,那是中國的大,以及中國人身處大國之中的渺小。讓我想起南京的朋友跟我說過「走在北京的路上,人來人往的,那當下的感覺真的是很渺小,被沖淡在密集的人潮與權力之中。」活在中國並不容易。

然而在第二次仔細聽一次《南山南》,滄桑的一句「你在南方的艷陽裡 大雪紛飛 ,我在北方的寒夜裡 四季如春」開始在腦海中不斷的盤繞,那是屬於中國的離散,一個跨越緯度北漂的惆悵,對於臺灣人沒那麼強烈,但依然讓自己回想起年輕時北上念書的第一個冬天。台北的寒冷與夜雨,那時候每天夜裡想的都是高雄的情人,以及沒多久後分手的憂傷,在夜雨中的湖畔。那樣的疼痛,在馬頔低吟的旋律中,在心裡攪動。

也許專情的人適合聽馬頔

中國新民謠,有人覺得差別在於配樂上的調整不同於傳統民謠,多了一些搖滾的元素,多了ㄧ些電子混入配樂之中。但對我來說他更重要的是音樂所呈現的世界和三、四十年前的傳統民謠已經不同,所以他更需要一些BASS,更需要一些展現苦悶的配樂方式,更多對於失去的陳述。

雖然對於愛情輕易能夠受到補償的現代人來說,似乎有些矯情。

臺灣有些樂評會拿馬頔和宋冬野比,其實像他們兩個以民謠作曲的歌手在中國正是個流行,尤其在北方處處都是。而他們歌曲有個很重要的特質就是使用「第一人稱」的視角以對白的方式與客體對話,像是宋冬野在董小姐中的歌詞「董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樣子很美」「妳才是一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以及南山南裡面「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而同樣的手法其實也比比皆是,像是堯十三、程璧以及陳粒也有很多對話式的歌詞,還有大家還記得莫西子詩在中國好聲音,那一句扣人心弦的「就一定要死在你手裡」吧!
        
不過在已成為流行的眾多民謠歌手中,馬頔的歌詞真的更接近真實的人生,這也是比起其他歌手我更喜歡他的原因,有時候用很明白的方式在陳述背景,像是馬頔的《棺木》,整首歌就是個清楚的故事,一個護林員,一個被火噬的女孩,哀愁的窗景,最後由死亡終結了這個故事。

而這次就分享這兩首歌,馬頔述說南方島嶼的男孩北漂思念留在南方女孩的的《南山南》,以及哀傷愛情故事的《棺木》。我認為這樣充滿距離感的歌聲,在臺灣是沒有可以比較的。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生活背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