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倡議先生的媒體反思] 披薩阿伯事件:小姐,妳們丟的是「妳們自己的臉」



每個人代表的都是他自己,我們可以提醒他的行為或是教導他該怎麼反映,但在法律與規範之前,任何人都不該去論定他或限制他,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平等自由的。


但在台灣很多時候卻不是這樣,從小的時候我們接收了許多來自家庭或社會的訊息,「你不要丟父母的臉」,到大的時候「你不要丟班上的臉」、「你不要丟學校的臉」,到「你不要丟高雄人的臉」、「你不要丟台灣人的臉」,但到底我們憑什麼去放大別人的行為去詮釋集體的行為?




披薩阿伯事件 小姐妳們丟的是「妳們自己的

文/浪浪          
圖/來自東森新聞畫面(http://travel.ettoday.net/article/507651.htm?from=fb_et_news)


  這兩天的「披薩老闆新聞事件」很快的網路上傳開,除了網友藉由網路社群的分享外,一直都沒有什麼搞頭的「鄉民狗仔」也很一如既往的在網路上抄ㄧ抄,把ㄧ件單獨事件的消費糾紛放到網路上,或是轉載ㄧ些部落客的論述後放上聳動的標題吸引瀏覽率。而其中ㄧ篇『談披薩阿伯事件 小姐,妳們丟的是「台灣人的臉」』的某森媒體報導開始讓ㄧ件關係個人素養與消費態度的問題引起台灣一直以來熱愛「群體標籤」的刻板印象魂重新點燃。但是,到底個人的行為憑什麼讓我們認定要為一個族群的丟臉或不丟臉負起責任?

  暫且不談莫名其妙出現一堆懶人包的小小消費事件,或是值得檢討的網路霸凌的成形過程。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個在巴塞隆納飛機上的小事件。

  那是一個要飛往杜拜的班機,我旁邊坐了一位有點年紀的蓄鬍西班牙老先生(或是加泰隆尼亞人,事實上你也分不出來)。但飛機上的時光總是有點小漫長,所以我就開口與他聊天,然後和他聊起關於西班牙的現況。但隨著話題越來越熱絡,我們開始談起了國家的主權問題,而他也開始強調他不是西班牙人,是泰隆尼亞人。而當一個台灣人遇到一個也很關心獨立議題的愛爾蘭人或是加泰隆尼亞人時,政治就很自然而然成為兩人間滿容易步入的話題。也因此,他開始說明他們的文化與西班牙有多麼不同,像是他覺得鬥牛很殘忍或是他比較喜歡吃Paella更勝過馬德里的比薩,然後開始感嘆獨立ㄧ直無法成功得難過。但在最後,他卻很認真的補充了一句「但這些源自於政治或文化差異的彼此不同,就讓他留在那個地方,我在馬德里也是有很多朋友,他們依然是他們自己而不是某些跟政治聯結的『那些西班牙人』。」

  而同樣的感觸在過幾天到了波蘭以及德國後同樣深刻。那剛好是2014世足賽美國與德國的對決日,我在柏林的車站看到一群德國人拿著巨大的國旗在勝利後群聚唱起國歌,然後其中也站了許多批著美國國旗的學生在裡面歡笑著,或是在地鐵站擦肩而過彼此稱讚兩國的選手打了一場好球。而在那天早上我們在波蘭的一座德國戰敗割讓城市,也看到了許多波蘭的設備都沿用了德國戰敗後還給他們的公共建設以及標註德文,上面也會寫上每一段在這個建築裡面曾經發生的二戰故事。但到了今日他們都是歐盟的夥伴,彼此幫助並且面對歷史,因為那些都不屬於現在任何一個人的錯誤,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的錯誤需要整個族群來共負罪責。

  但我們來反觀我們的媒體以及社會教育卻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在操弄刻板印象以及玩弄族群的意識形態。

  暫且不提個人主義價值深根的英美語系國家如何尊重個人自決,在公民智慧較高的先進已開發國家對於刻板印象和給人標籤化的自我分析都是非常謹慎的。也許整體會有一個對於道德的概念式認知,但每個人代表的都是他自己,我們可以提醒他的行為或是教導他該怎麼反映,但在法律與規範之前,任何人都不該去論定他或限制他,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平等自由的。

  但在台灣很多時候卻不是這樣,,從小的時候我們接收了許多來自家庭或社會的訊息,「你不要丟父母的臉」,到大的時候「你不要丟班上的臉」、「你不要丟學校的臉」,到「你不要丟高雄人的臉」、「你不要丟台灣人的臉」,但到底我們憑什麼去放大別人的行為去詮釋集體的行為?這就像是你看到了一個大陸人在路邊大小便就說「你看強國人都這樣」,看到和美國人站在一起的女生就說「台灣女生就是這麼Easy,ㄧ堆CCR」,或是忽然發現某個人的祖父是來自大陸就開始跟他聊對於二二八的看法,逼問他外省人是不是應該負責?甚至向這樣普遍發生在十八十九世紀對於某些意識形態撻伐得行為在台灣卻時有所聞,這也許時常成為某些人詮釋言論自由的一部分,但這同時也代表了公民意識的不成熟,或者是長期政治惡鬥下對於國家、社會與法律的不信任所產生的網路批判文化,但這真的正確而且該被縱容甚至鼓勵嗎?

  當然,回到披薩事件,如果這個女生的手臂上放了台灣頒發的特級廚師徽章或者他拿了一個國防布給他的圓形「汎合金」國旗盾牌,那當然另當別論,但他並沒有。但台灣卻不是這樣,媒體總是會刻意找出個別行為者的身分出來玩弄意識形態,接漏他的國籍、族群、居住城市、職業、黨派,或是他的親人是不是也有把柄拿出來聳動一下,最好能牽動到更大的群體,先不論真實性。而錄製影片的消費者犯了這樣的錯,發文論述的人犯了這樣的錯,喜歡被這種文章吸引得我們犯了這樣的錯,底下歪樓留言的人更是助長了這樣的錯誤。而唯一沒有犯錯的卻是被罵的Pete,他依然有禮貌的面對眾人,也沒有脫口而出「你們台灣的消費者都這樣嗎?」,因為他知道他的朋友、家人、鄰居,還有客人也都是台灣人。

  至於「奧客文化」更是一個假議題,差勁的客人固然會有,但草率的把他用文化來論述ㄧ點都不客觀,尤其是遊歷各地的人一定很有感觸。在飛機上或是觀光勝地不難看到在不同的時機會有擁有不同文化習慣的人成為差勁客人。我就看過為了餐廳不能喝酒而生氣的德國人、不知道開酒要加價的俄國人、把玉鐲摔到地上摔斷然後說是假貨要換的中國人、要進博物館看展卻發現沒有綠色通道而和服務人員爭辯的丹麥人。但是不論他的行為到底惹不惹人厭,奧客就只能代表那個行為受到大家檢討的個體,那絕對是跟他的個性以及家庭背景有關的,而文化也只是眾多因素的其中之ㄧ,不該再你進行集體行為的科學理解前拿出一個歸類他者的方式去說「台灣人都怎樣」。

  而在最後,我要針對錄製影片的太太所說的ㄧ句話表示遺憾。暫且不提Pete在國外活不活得下去,去辱罵別人外國乞丐或是攻擊別人貧窮才來台灣賺錢真的是很可惡。就算不去說明外籍勞工和那些來台的外籍人士為台灣提供了什麼樣的貢獻,台灣本來不就是一個充滿移民的島嶼嗎?有誰是一開始是就光鮮亮麗的搭著鐵達尼號來台灣的呢?台灣不就是一個充滿政治受迫害者、戰敗士兵、落魄將軍、流浪漢、貧窮農民、海盜、流放仕紳的島嶼嗎?

  小姐,妳們真的丟了「妳們自己的臉」!




補充

  巴塞隆納是一個住了加泰隆尼亞人的西班牙自治區,說著和西班牙與完全不同的加泰隆尼亞語,而且他們擁有的是全西班牙最富有而且僅次於馬德里第二大的城市,卻從古至今因為地處伊比利半島入口,而一直被各個民族殖民而不能獨立(希臘、迦太基人、羅馬人、哥德人、北非穆斯林、法蘭克人),直到今日因為西班牙中央的武力威脅,儘管在
2014119日的獨立公投,共有80.7%的自治區的居民贊成完全脫離西班牙獨立,4.6%贊成維持統一,也無法確實落實而對西班牙充滿了敵對關係,比台灣還要慘烈。但在巴塞隆納的飛機上,我卻真切的感受到了充滿智慧的意識形態之中所具有的包容與理性。

粉絲專頁:
FB專頁:島嶼步行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