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台灣-新北] [ 破碎的台灣 ] 流血的滿月圓森林。48棵柳杉之死


死亡的節奏,一棵接著一棵
清唱魔鬼口中的幾句必然,
從碎裂的石頭到崩塌的土方
直到揚起的一道冷冽的風,
吹著柳杉 不畏風寒,
無懼冰雨和地撼。
只害怕,
貪婪者眼角的一絲謊話。
ㄧ句又ㄧ句,ㄧ齣又ㄧ齣,ㄧ首又一首
是死亡的森林小調



滿月圓的悲劇,在許多人自從2010年辛苦四年多以後仍舊發生。

僅是為了「滿足遊客需求」,相關當局就決定砍倒滿月圓最美的一片樹林當作經濟發展的「祭品」,違反林務居保護山林的重要基本原則,而成為伐木的單位,還為了搪塞各方給予的壓力提出千奇百怪而且荒唐的理由。

其中最扯的莫過於「疏伐」以及「柳杉是日本物種,不是原生種」等愚蠢到不行的理由。有興趣的可以爬爬文吧,我真的不想再提了....

柳樹婆婆護滿月園杉樹,槓上林務局四項砍伐理由

(畫面拍攝自2014年12月13日)


其實對於很多種樹的或是接觸山林的人都知道,林管單位「砍三留六」的「疏伐」工程對於人造林來說,確實能去弱扶強,幫助選留木的生長和提升林下複層結構。但是在滿月圓的砍伐行動不管從什麼角度看來都與疏伐一點關係都沒有,就是確實的破壞森林環境,更何況砍伐地點鄰近河川上游邊坡,對於水土保持的破壞嚴重,對於中游的居民無疑是增加坍方風險,是ㄧ種對於當地人居住安全上的犧牲。

這次的開發計畫是ㄧ直以來飽受質疑的新竹林管處所執行。新竹林管處早在多年前就以錯誤資訊,聲稱柳杉黑心病肆虐,進行大規模砍除,準備重新植林,打算以人工干擾的方式,進行森林更新。然而柳杉黑心病在學者的研究後發現根本就是ㄧ起笑話,根據生態教育委員李根政的研究,這些來自日本的柳杉(Cryptomeria japonica D.Don)在日本的分布,北從本州的青森縣(北緯40°42'),南到九州屋久島(北緯30°15'),而奈良縣吉野林業的中心地川上村,人工種植柳杉已有五百年的歷史(1501~3),吉野柳杉的特性即是「黑心」,這種黑色心材的柳杉,日本傳統上將其作為貯酒的容器用材,稱為「樽木」。柳杉黑心的原因至今未明,有人推測是因生長環境溼度高才會變黑色,因為吉野柳杉心材部分含水率是200%,而紅心的秋田柳杉卻只有100%。而最近的研究則說是遺傳的因素,然而這樣的推測在日本至今尚未有定論。

但不管原因為何,重點是柳杉黑心其實根本不是病,只能說是一種品種的特徵。

雖然,保護天然林是生態首務,然而人造林也不該隨意砍伐,應該要朝復育台灣天然林為目標,進行生態綠化。然而以柳杉造林的結果在多年後,因為低結實率,對抗天敵的能力差,至今仍無法在台灣的野地自行繁衍,而被證實是一個歷史的錯誤。然而砍樹容易、種樹難,已然成林的柳杉對水土保持仍有相當之功效,柳杉既是水土不服,最後必然會老化、生病死亡,如果沒有造成危害,何需砍除?再者,以長時間來看,現存的柳杉林,如果沒有人工的撫育、疏伐等干擾,林下的天然植被將會逐漸將取代柳杉,最後形成天然林。

用「疏伐」以及「柳杉是日本物種,不是原生種,不需要保護」來進行濫墾的作業無疑是在挑戰人民的智慧和生態素養。

據統計全國林地面積有2,102,400公頃,占全台面積58.53%。這麼龐大的森林國土,按理說需要非常專業、負責任的政府機關來進行管理。然而從柳杉的例子,我們看到了林務單位無能接續日治時代森林經營的珍貴遺產,而且數十年來,只看到伐木的龐大利益以及山區觀光和開發的經濟利益,以「內、外界」進行伐木標售,伐木後再輔以表面的「路邊造林」(2002,李根政);而林官、學閥主張的森林唯用論,幾乎完全摧毀了台灣珍貴的本命土「中低海拔的原始森林」,鑄下今日國土危脆、土石橫流的根源。甚至編造「檜木林不進行枯立倒木整理,會滅絕。」「台灣的闊葉林是無用的雜木林,需改造為高價值的人工林」等論調,都是延續著國民政府來台後,林業單位「先決定要砍樹,再找理由」,一脈相傳的惡劣傳統。

如今在三峽,我們又再次看到了林管單位的一意孤行,做出了價值落後的決定,選擇無效益高風險的山區營建,摧毀了ㄧ片存在數十年的森林,令人感到無比遺憾。



最後,以我們的好友柳樹婆婆當年的陳情信做為紀錄,弔念死去的48棵珍貴的生命。

因病入道在滿月圓重新找回健康,深刻省思生命,多少個晨昏老樹伴著面臨生死交關的我,給予支持撫慰,這才使我驚覺,原來森林裡的一草一木都如阿凡達電影所傳述,那般有自己的靈魂與悲喜。因著這樣的因緣,懷著虔誠的心意與態度,遊走於這片森林,如今健康找回來了,而森林中的老柳杉卻面臨砍伐。而砍伐單位竟是林務局,理由是增建自然教育中心,教育中心顧名思義是教育人們與自然合諧共生,但如此作法所違反的自然定律令人百思不解。



2014年12月15日,
究竟我們所渴望的自然,是什麼樣子?
回想眼前破碎的樣子,讓自己陷入沉思。這ㄧ夜,無法入眠....



參考資料
李根政(2002)。從黑心柳杉看台灣的林業。生態中心季刊,第8期,高雄。

4 則留言:

  1. 您好:
    以感性的方式呈現看法固然能讓人激起同情心,但是並不能完全以感性的方式去處理每一件事
    柳杉是從日治時期引進的樹種,他是一種經濟樹種,最初引進就是為了作為砍伐之用
    同時柳杉也是在民國50、60年大面積人工造林的經濟樹種
    還有以濫墾一詞解讀疏伐過於言重,不是不砍伐就是保育,如果真要說我們所引進的木材不也是砍伐其他國家的樹木,我國木材自給率不到1%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事件的重點是,他們砍樹不是為了解決自給率不到1%,也不是為了解決台灣經濟問題,更不是為了環保,而是為了蓋在園區內已經有的遊客中心。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