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8日 星期日

[台灣-雲林] 貪婪的火炬與開發。虎尾糖廠宿舍的後現代悲歌


傾毀的木造屋與破碎的玻璃,
在寧靜的夜晚
一場大火在虎尾的夜裡炙燒,
讓長久的議題重新在老鎮中點燃。

這是關於一百種回憶與價值對抗的競逐,
一個以開發之名焚毀和圖利的
後現代性悲劇。



接二連三的火燒古蹟「意外」,在全台各地不時發生。而這一次,無名火又重新在雲林點燃,就在連續下了幾天雨的五月八號的雲林深夜;一間浸了大雨而潮濕吸水的日式木屋就這樣發生「自焚」的意外燃燒殆盡,讓一直以來紛爭不斷的拆屋開發與古蹟保存之爭在虎尾糖廠外圍第一排唯一的一棟古屋被燒掉後暫時告一段落。因為時間的敏感性和近來多起被列古蹟後發生「意外」的前車之鑑,使得雲林的居民充滿諸多懷疑,並且在五月10號發起「虎尾人站出來,510路過糖廠」的行動抗議。

隨著都市更新與土地開發的旗幟四處舉立高掛,古蹟和開發以及居民與財團之爭不斷接踵發生。而且隨著文史工作者的鼓吹和公民意識的高漲,逐漸串連守護珍貴的地方記憶以後,財團的手段也越來越暴力和無所不用其極。包涵早已行之多年的控告恐嚇、獎金利誘、串通官僚,近年來甚至是開始大玩都更法與文資法漏洞;更扯的是,面對已經成功登錄的古蹟,主管單位或土地所有者依然會蓄意不當管理或是遺棄,來讓古蹟自毀,甚至是開演「火燒意外」的劇碼加速土地的回收,而這一切都只為了圖利少數人的利益。

而在過了兩天,我實地到虎尾考察後發現,虎尾糖廠的11棟日式老宿舍以及周遭的歷史建築期時也一直面臨相同的問題。包含刻意將古蹟外圍了鐵皮卻不進行整理任由其蟲蛀和腐敗;放任半垂的鐵皮和微傾的樑柱讓它持續受到風吹或是引力傷害古屋,卻不進行工程加強或部分拆除。而當地的居民也跑來分享說「自己以前也住在這裡,但父親死後就被迫遷離,但依然很有感情;而台糖這些年來已經拆除了大部分的老屋,而且都是用一樣的方式,就是故意不使用也不維修,任由它壞掉傾倒。只要一倒下來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拆除。拆到現在只剩下沒幾棟了。」也許很多人不清楚,但曾經住在裡面的住戶和文史工作者都深知,這種木造老屋破壞他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住他也不理它,自然就會養蟲長植物然後快速毀壞。

虎尾糖廠的議題早已爭論多年,但在這個樸實的小鎮一直難有共識,甚至大部分的居民依然畏懼參與公共事務。當天我還遇到一名長期參與廟會紀錄的文史工作者便提出了這樣的困境,說明當地的居民早期住在這邊就十分的辛苦,必須面臨虎尾溪長期的氾濫,所以個性比較務實。但他也告訴我們這次的火災期時根本不是第一次,從2004年居民開始搬遷以後,這已經至少是第三起事件,而且之前火燒的範圍更大。也因此,當地的工作者和居民都知道這本來就並非一件單純的意外事件,可是卻無可奈何。

虎尾糖廠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他有著非常多的歷史價值。

於1909年正式開工,舊稱虎尾製糖所由大日本製糖株式會社設立,代表著雲林地區繁榮的過往。在當時,糖廠每日的壓榨甘蔗量多達3,300公噸,製造的砂糖遍佈東亞;而第二工場興建於1912年,每日壓榨甘蔗量為1,600公噸,更在1924提升設備使得總壓榨能力提升至4900公噸,成為台灣地區產能最高的製糖工場。也因為其對於日本的重要性極高而且備有虎尾機場,使得糖廠在二戰時期遭到盟軍強烈的轟炸,幾乎全毀,使得僅存的日造建築變得更是珍貴。在光復後,改稱虎尾總廠管轄虎尾、北港、斗六與大林,是原台糖三大總廠之一(另二廠為新營、屏東)。如今,三大總廠也僅存虎尾一座,同時亦是至2013年底仍以五分車來進行鐵路運輸甘蔗的糖廠。

所以,虎尾糖廠不但擁有非常多的歷史意義,也等於帶領和見證了虎尾斗南地區以及嘉北地區的製糖歷史。確實如同張麗善所說的,虎尾因糖廠而起,建鎮100多年,糖廠是虎尾人的共同記憶;是過去城市發展的原動力,也是未來繁榮延續的基石。

怎麼能用刻意輕漫管理的方式行毀壞之實呢?

2014/04/06 基隆港西二倉庫失火 險毀KANO場景
2013/12/26 基隆舊漁會80年歷史建物大火
2013/09/30 佳里吉和堂大火 八家將文物全燬
2013/03/26 古蹟朴子配天宮失火 大殿受損
2013/02/05 台大公共宿舍剛列為古蹟 凌晨突傳火警
2013/01/16 嘉義縣警局舊宿舍火警 疑遊民肇禍
2013/01/10 南投車埕大火 珍貴檜木屋燒光
2013/01/07 台中豐原大火 日式老宿舍付之一炬

(雲林公民行動聯盟整理)


其實,大部分「以開發造福地方」的論述多是騙人的,而保留古蹟會阻礙地方發展也不一定真實。

就以大家所熟知三峽老街和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為例,都成功拯救了兩個從繁華墜入死寂的老社區,成功轉型成為無汙染的觀光型城鎮,甚至帶動附近的腳踏車道與鄰近社區的發展。像是鶯歌就因此與三峽成為一個具有完整規模的三鶯歷史觀光連線,不但提升了整體社區的經濟,也維持了純樸和極具地方特色的傳統生活,從孩子到老人家都快速接觸到許多珍貴的知識,像是環保觀念與本土自覺。但在決議保留三峽老街之前,有多少居民大聲辱罵文史工作者不要害他們,也發生了非常多起不管勸告自拆老宅的事件;甚至在更早之前,甚至曾經為了要蓋橋打算拆除三峽祖師廟。但看看今日的三峽再回頭當時高喊「開發三峽」的口號,真的感觸良多。同樣的還有像是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高雄哈瑪星文化區、橋頭糖廠、駁二特區、松山菸廠、台北華山、嘉義北門社區和檜意森活村都是活脫脫的例子告訴我們,保留古蹟不但不會阻礙地方發展,而且只要政府願意用心經營,不但能帶來大量的商機,還能增加在地的生活幸福感以及文化認同。

但反觀多年來的各種都更與開發,到底能有多少人獲利?會是地方上的居民嗎?還是財團與建商?我想答案也不需要多做什麼證明與論述,大家都心知肚明,因為財團拿了土地只會做一件事情,就是蓋屋賣房炒地皮,不但大部分的在地居民沒好處,還會少了公共空間漲了地方的生活物價。

不同於歐洲和日本韓國,台灣人一直都太小看古蹟的價值。

至少用一個簡單的假設,如果當初三峽的北大特區能將當時的古蹟與四合院局部保留下來座藝文空間再利用,剩下的土地一樣拿來進行居住空間建設,北大特區的居住吸引力一定會更高,而且也不會像現在過剩的空屋和過少的公共空間容積比例。

只可惜台灣的財團太貪財、官員太愚蠢沒有遠瞻。所以人民必須站出來,告訴他們我們的生活我們自己決定。






除了民主七路上的老宅,在焚燒事件發生後,虎尾糖廠空地區的日式建築正式被清空,當地居民憤怒的說「是誰幹的,在新的建築物蓋起來以後,很快就會知道了。」

而這一天是禮拜三的早晨,虎尾糖廠宿舍區內有非常多的居民在這裡散步乘涼。雖然是平常日,但可以看到非常多明顯從外地回來的雲林人前來祭悼他們所共有的記憶。

尤其隊虎尾人來說,你問他虎尾有什麼,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虎尾糖廠。而這種共同記憶的存在正是讓虎尾人能夠凝聚於此的重要向心力,怎麼能草率將它摧毀呢?

以下是剩下建築的紀錄,你可以看到這是個什麼樣的管理方法,一個如何平靜進行的暴力悲歌。
















見證歷史的虎尾糖廠記念碑

台灣的農業改良傲視全球,起於台糖,而這樣的榮耀也由虎尾糖廠起始,卻被現代化社會給忽略。這是台糖的第二個成功案例,N:Co310品種的育成,這是先在印度雜交,再把種子送到南非育苗,經田間試驗選拔而得,1947年引進台灣種植,成功挽救當時台灣糖業危機。1968年第13屆國際蔗糖技術學會在台北舉行,各國代表目睹了台灣N:Co310蔗田生長實況及每公頃蔗糖產量的卓越表現,使得後來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澳洲昆士蘭及其他蔗區爭相栽種,堪稱繼台糖POJ2878之後的第二名種。







地址:
632雲林縣中山路2號
開放時間:
全年無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