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台灣-新竹][部落] 那羅部落打獵前傳,動物與那羅街景


我喜歡那羅部落,因為這裡有我的好朋友,
還有很多友善的族人和清新的空氣,
雖然老實說比起南投或是後山的部落這裡更現代化一點,
不過泰雅部落的迷人在仔細品味後依然很濃厚,
跟他們的烤肉一樣 XD



那羅部落,位於新竹縣尖石鄉的錦屏村,位於油羅溪支流那羅溪中游流域兩岸,海拔從500公尺到900公尺之間,這些水來自雪山山脈,雪山下的勇士,我一向都這麼認定泰雅族人的。

放一段當地老人家可能會不完全認同的論述,來自原住民資訊網。

那羅部落結社在兩百多年前,馬力光群烏來社是最早來到這居住。日治時期,日軍進討起義的部落族人,後來因寡不敵眾而失敗,被日軍從後山陸續遷下山來,被安置在東陵,俗稱第一部落。民國十六年之後的三年間,陸續被遷下山的部落,散居在各地,被日軍稱二、三、四、五、六部落,因而稱此名。

不知道大家能從短短的幾行字中看出多少端倪,其實,那羅部落算是外族入侵前的第三批移民,引用紅香部落的歷史考據。

古代的紅香(南投仁愛鄉)是一群分散在北港溪和支流帖比倫溪的部落,大約三、四百年前開始沿著「匹亞南」泰雅族古道向北遷徙,其中最大的移民區域,就在新竹縣尖石鄉後山的秀巒村,當地八個部落統統都是紅香分支出去的新社,因此這些地方的人就以「Makanaji」自稱,意為「來自耿哪濟者」。

而秀巒部落位於馬力光溪上流秀巒溪與塔克金溪會合處的西南方溪谷。慢慢的人口擴張後向現在的玉峰村四處遷移形成新聚落,那羅便是其中一支。

所以最早從泰雅族發源地瑞岩分出紅香的白狗群,再越過大霸尖山兵分三路,其中一路在山腳下停留,也就是現在的秀巒部落,當秀巒部落人口增長後又逐漸散居新竹五峰尖石一帶,那羅便是其中一支。

也因為如此我更愛那羅了,難怪生活背景與說話語氣感覺那麼相似又親切!(本人跟紅香部落有很深厚的情感。)


那羅部落在泰雅族聚落當中算是非常大的,在日據時期也是非常受到照顧的一群。

所以那羅的族人對於日本統治並沒有那麼的憎恨,僅管這裡也曾經因為抗日付出若大的代價,但說實在話,我也認為歷史不能遺忘但真的沒有必要讓情緒延續。

要為當下努力呀!

「當下」這個詞語確實也滿部落的,我們活在當下也要知足在當下。



這一篇完全沒有要推薦什麼景點 。

只是想要紀錄一段旅程,一段原本要去李棟山打獵卻因為種種原因無法上山的日子。

雖然與既定行程不同,不過一樣快樂!

其實看到小貓在和叔叔聊天時調皮東跑西跑的樣子就很滿足了!



那羅部落主要就一條主要幹道,可以往後山(司馬庫斯、秀巒)或是往桃山內灣方向,在古時位居後山與前山的中間,聚有非常重要的地理位置,因此人口眾多而且勢力龐大。

現在的路上,簡簡單單。


為了晚上的烤肉,我們從八五山上請叔叔攔下了唯一的流動肉販。

阿姨人很好,只不過從後山開始賣到最外面的那羅部落,肉也所剩不多沒什麼可以挑的。

瘦肉帶肥肉!

在部落烤肉都是要這樣的~ 只有瘦肉哪嚥的下肚!


部落的狗真的很「狗」,好朋友哲宇跟我說,在部落狗就是狗,不會像是兒子一般的寵物,他們必須要有狗該有的表現。

某種程度上我也是滿認同的。




雜貨店與肉商,再來一間教堂還有一間卡拉OK一間小學,就足夠部落的形成。

我真的很喜歡部落的生活,如果可以我還真想住進去。






發揚倫理道德,復興中華文化~!!

出現國民黨留下的痕跡了,某些程度上看來一開始國民黨確實跟日本人沒什麼兩樣。

畢竟漢人確實就是侵略者,也有著一種自以為是的價值眼光,至今奕然。



拿出一個小桌子擺上酒然後圍坐在一塊,就是我們最常見的生活方式。

在這樣開放式的「部落沙龍」之中,我們也一樣談論著很多高貴的議題,包誇歷史、族群、文化、電影、語言、習俗,還有不少哲學和政治,只不過我們用的是一種獨特的對話邏輯,你必須有快速的思維才能參與其中。

其實部落的長輩講話都很快,話題也轉得很流暢快速,而且都帶有一種獨特的幽默感和想像力,所以我也一直認為山上的人其實是比較聰明的。



相關網址:
地址:
新竹縣尖石鄉玉峰村那羅部落
交通資訊:
【大眾運輸】
 大眾運輸不方便前往,但依然有班車可以開往那羅部落,新竹客運[竹東-那羅]
【自行開車】
 可經由新竹內灣方向,走省道120進入尖石鄉,轉竹60縣道,過錦屏大橋之後,不久即可抵達那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