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台灣-嘉義][社會札記] 艷紅夕照。新港燒田



2012/12/21,伴隨著紅粉嬌韻的夕陽,騎車在新港的綠色隧道。

遠方,收割後的農人依然辛苦的處理剩下的稻稈,末日之說,豈會在意。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腳踏實地的為生活打拼總是比較實際,末日之說可能只影響到那些還沒有擔當家計的青年學子吧。

那些沒有信仰的孩子。



騎著車在新港做田野湊巧看到最近較少看到的秸稈燒田,因為他可是要開罰的。根據法規,依空氣污染防治法規定,若捉到農民點火燒田動作事實,可處5000元至10萬元不等之罰款。而這來源當然是因為火燒田埂確實會造成許多汙染,當然也有許多支持農民的相關人士提出此項懲罰的不滿,認為若不用焚燒的方式會讓農民提高生產成本,而且指出燒田對農田是有好處的。


原文來自《小地方》:

已收割的稻草太大量沒有地方可收藏,若沒有處理,除了剩餘空間無法耕作,耕耘機更無法在滿是稻梗的農地上行進。若說要將稻梗絞碎作肥本來是辦得到,但成本太高,不如焚燒方便。

燒稻草可一併燒死蟲害,已經耕作了一期五個月的農地地力已乏,燒稻草還可幫助中和土地酸鹼恢復地力,放田水後可以幫助土地吸收燒過的稻草灰,使其不會飛走充作鉀肥當作肥料。簡單來說――或者直接一些――如果不燒稻草,根本無法繼續耕種。


其實對於火燒田的說法眾說紛紜,

各方環境與農業專家指出,若使用秸稈還田的方式取代火燒田有諸多好處,例如,增加土壤有機質,增肥地力;形成有機質覆蓋,抗旱保墑;降低病蟲害的發生率;省工增産、爭搶農時;改善土壤環境,改造中低産田;優化環境、防治污染。

不論到底是專家說的對還是農民經驗比較正確,環保單位與農會應該組織更完善的處理措施讓農民不但接受而且能夠簡單行事。

就像在都沒有車的產業道路上放一顆五十秒的紅綠燈一樣,與其用犯罪學的方式看待辛苦的農民來給予罰款壓力,還不如從政策行銷的脈絡來增加讓農民配合環保的意願,不然許多時後農民為了燒田變成改在環保局稽核人員下班後焚燒,甚至在夜間焚燒,這又何苦。


其實要好好處裡一點都不難,政府不需要花太多預算就能在各農業鄉鎮設置處理場並提供運輸交通,低價收購稻稈作成肥料後不但能環保還能讓農民有另外的收入。

只可惜現在的政府願意丟大錢去給高汙染高耗能的科技業,甚至迫害人民,卻不願意好好提供友善且長久的政策來面對WTO之後的農業轉型需求,這個政府實在是有點糟糕。

無奈呀台灣,而這些可憐的農民也只能再辛苦一點了。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