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台灣-高雄][部落] 八八後再訪 2011茂林與多納


每一年,我都會回到這個魯凱部落,今年亦然。懷念深谷裡的溫泉,懷念滿山的翠綠,懷念蜿蜒的細流涓涓,更懷念部落的熱情與爛漫生活,只不過一場風雨,無奈一切都已成為回憶,2011年七月,我往回到這裡,不禁納悶,政府在搞什麼呢?




橫越荖濃溪,眼前已經可以清楚看到通往茂林的山谷,每一年都期待過去能再重來,我想魯凱的孩子們也都這麼想吧,只可惜這個我們所身處的時空裡,願望總是落空的。


這是破碎的大地一角,對於汲汲營營於金錢權力的人我總是不恥,雖然我沒什麼作為至今,但至少我嘗試著關注並試圖尋求方法來面對人們所逃避的可怕事實。這些有一天不會只埋藏在山谷裡,全部的人都將遭殃,無一倖免。


   這是濁口溪,是荖濃溪的第二大支流。源自我最想去的山卑南主山西側的馬里山溪,與源自我第二想去的大鬼湖的山花奴奴溪匯流後形成。一路流經多納、萬山、茂林然後於大津注入荖濃溪中,原先非常的美麗且曾經吸引了許多遊客前來參觀,如今卻只有一堆土石與荒蕪。


來到多納部落,我很習慣的先找到教會,雖然不是信徒但常跑部落後搜尋教堂已經是一種反射動作,多納部落好像只有一間安息日會,大門深鎖。


比起去年,老實說部落沒什麼變但明顯族群結構改變了。老人變少了,年輕人卻變多了,一位多納國小的管理員跟我說(他也是部落的魯凱族人),老的都出去工作了,只剩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反而回來部落蹲在家裡沒事幹,沒什麼進展很無奈。


多那是個保留許多魯凱族傳統的深山部落。有許多防震涼爽的石板屋而且到了祭典時間都會過古老的傳統祭典。


走在多納的路上,沒什麼人走動,不時聽到屋裡傳來吵架聲這點與一年前無異。


在路上看到了世界展望協會的重建連絡站,這倒是新建的。就過去的經驗,魯凱族都是很團結的,而且部落的社區意識凝聚力很強。


儘管心情再差,也不忘要感謝收穫且維持傳統,我記得魯凱族的小米收穫祭都在十一月左右,去年沒空來希望今年有空前往。


走到學校,其實這次有很重要的目的是找我思念的孩子們,尤其是雅鳳。只可惜有營隊在此辦活動只好作罷,自己也辦過營隊深知被打擾的不愉快,所以將心比心囉。遠遠看著孩子們的笑容比去年多了好開心,雖然晚上問他好不好玩她說不好玩,但小孩就是這樣,明明看他早上笑的可開心了呢。


不能找女孩聊天,只好和警衛大叔聊聊最近的部落,大哥挺帥的只可惜當下沒找他合照一下。她說孩子們的笑容變多了,部落的人經濟依然沒改善,以前都靠觀光和溫泉維生的也沒什麼好的農地可以耕種,只期待政府快把深埋在土石流底下的溫泉挖出來,雖然不禁納悶路和周遭的風景都變成這樣了還會有多少人來泡,但實在不忍心破壞族人的希望我只點點頭表示支持。


因為還要回到寶山國小,所以吃完午餐就往回走,來到紅塵與多納的叉路不禁好奇的調車頭往下騎。


來到以前的溫泉區,看到跟多納溫泉一樣的景色,被深埋的溫泉。


一路上到處是地基被掏空的公路,依照我來往於台灣山區產業道路經驗,其實是很難復原了。產到和林道的下場很可能一樣。


從蛇頭山叉路往回看,土石沖刷的實在嚴重,而且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好無奈,而且工程都沒有太多人在協助。


前面是曾經美麗的茂林風景區,看到高雄觀光局的新一期觀光手冊裡的照片,想騙誰呀。茂林森林遊樂區要怎麼復原陳菊說說看呀,還承諾山上的人繼續靠觀光,只無奈這種騙局對魯凱族人來說也只能選擇相信了,不然還能去哪,更別說要放棄祖靈之地了。


這是中途經過的萬山部落,梁文音的故鄉呢!魯凱族可是有很多的美聲歌手唷,怎麼可以不保護這些孕育台灣最美好聲音的環境呢?



茂林部落旁的紫斑蝶車道,好險蝴蝶沒被土石給消滅,整條路上依然是滿滿的紫斑蝶,只可惜相較於過去少了一些。



往情人谷的便橋斷了,沒想到兩天前小小的雨也能造成傷害,看來這片山林已經脆弱到不能再承受任何傷害了。


工程比起去年來看實沒進步多少,高雄市政府的效率可真差。


這原本是屬於魯凱族的美好山林都因為平地人為了滿足假日的休閒而過度開發至此,如今毀了卻沒多少人重視,當這些少數人正因為大家而犧牲時,有多少人關心呢?


據說還有很多鬆動的土石在更高處隨時可能滑落成災。儘管居住在危險之中,但山上的居民本來就屬於山上,很多人說時代變了該遷移了。但這豈是用說的或討論的那麼容易,大部分台灣人早就失去和土地以及山林的情懷了,這些人豈懂?失根的蘭花一文老早就看過卻沒什麼人記住並引以為借鏡,真可恨飄洋過海的漢人在早已失去故鄉之後對於破壞他人的故鄉時已經毫無分寸與憐憫之心了,失去地緣情的人是如此空虛。

別在空虛寂寞的稱自己是台灣人了,台灣的心臟是山林,山林病了心臟衰竭了你知道嗎?連心臟都不在乎怎麼有資格擁有這個軀體,外國的山都是綠的,就我們的東禿一塊西禿一塊,哀哉台灣。


部落的路只要一下雨就會有落石,雨再大一點就斷聯,滿慘的。


離開山谷後的大津區域也滿嚴重的。


荖濃溪淤積十分嚴重,但明顯周遭的路和橋都蓋好了。不過岌岌可危啊。

這些地原本都是原住民的,直到漢人將這一切用資本主義與現代化侵入後便開始快速流失,但使用者總在破壞後拍拍屁股閃人徒留山地理的原居民苦惱著,一樣的月光不同的心情,除了多消費一點表示支持部落以外也無能為力啊。

拜託上帝保佑魯凱族的孩子們別向北邊一點的納馬夏鄉遭遇到嚴重的傷害呀!很快我會再回來的。



相關連結:


[台灣-高雄][部落] 八八水災後拜訪 茂林與多納部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