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7日 星期六

[人物專訪] 讓梧棲街區重新發聲,「凡人逐鳳」李至孝


走在藏匿古老榕樹與破損房舍的梧棲老街,
感受到許多尚未被發掘的故事正在隱隱竄動,
等待著年輕的力量幫助傾倒的繁榮從死灰復燃,
如同浴火消逝的鳳凰,
在不起眼的斑駁中等待展翅的時機。


讓梧棲街區重新發聲,「凡人逐鳳」計畫與李至孝

文/ Shock! 三峽客地方媒體總編輯、文字工作者 趙浩宏(浪浪)
圖/ 趙浩宏

  寒冷的風,在冷清的街區掃蕩。走在藏匿古老榕樹與破損房舍的梧棲老街,感受到許多尚未被發掘的故事正在隱隱竄動,等待著年輕的力量幫助傾倒的繁榮從死灰復燃,如同浴火消逝的鳳凰,在不起眼的斑駁中等待展翅的時機,而一群由年輕人所發起的「凡人逐鳳」計畫也正秉持著謙虛的態度,準備用星火點綴豐富的海線故事。

駐足的過客

  紮根於梧棲老鎮的「凡人逐鳳」計畫,由李至孝和地方的幾位夥伴共同籌劃,出於單純的熱愛與對於地方歷史的回憶,至孝停止了過去的社工工作義無反顧的決定留在梧棲,陪同這一座發展停滯數十年的海線魚村,用最謙卑的態度和在地居民找尋最合適的方式讓故事不再消失。曾經就讀靜宜大學的至孝,原本出生台南,但因為讀書和工作的關係讓他已經待在台中十二年,又因為擔任在地社區工作推廣的社工員,讓他不斷的接觸不同的海線社區,認識了在地過去的古今變化以及當地人的熱情與純樸,深受感動而決定讓自己留在這裡做些什麼。

   「我真的很幸運,當地人都非常的支持與幫助。」充滿熱情的至孝很快就在地方上得到了許多梧棲人的支持,但儘管如此他依然非常的謙虛,將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聆聽不同長輩所陳述的想法與故事上,希望能真正了解自己能夠在社區提供什麼樣的幫助,讓充滿故事的梧棲小鎮重新被發掘。而第一步,他們希望能夠與當地不同的長輩們溝通,了解地方組織的想法,並且共同建置一個屬於地方的社區報,讓梧棲人說梧棲事,讓消失的記憶再次回到這一個曾經環伺河道的傳統漁村。

鳳非梧不棲,非靈泉不飲,非竹實不食

  經過一座又一座的廟宇,一間又一間倒塌的舊式建築,在午後跟著至孝走在梧棲的巷弄裡,彷彿在錯置的時空間穿梭,在這一個曾經輝煌的小鎮,眼前多是過往繁華落盡後的殘敗,卻不失那段雍容過往的美麗留存;「鳳非梧不棲,非靈泉不飲,非竹實不食」有著浪漫命名的梧棲,曾經是日治時期的重要行政中心,但隨著二戰所造成的台中港發展停滯以及國民政府來台後的政治中心轉移,讓梧棲在很短的時間內快速落寞,青年人口流失,但也因此保存了許多的海線人情味以及古老的建築藝術。

  「很多人都質疑我們是否真的能改變些什麼,覺得我們很傻,拋棄工作來這邊,但你看這裡面有多少珍貴的東西。」停駐在一大片被遺忘的紅磚建築群之間,至孝與我分享了幾棵百年的老榕樹和流傳一百多年的紙紮媽祖婆,他相信只要能夠努力與堅持,一定能讓更多人看見這裡的美。夕陽斜照,幾位老人佝僂緩步前進,能有多少人看到梧棲被邊緣藏匿的美,有多少年輕人願意停下徬徨的腳步回到最單純的土地上咀嚼甕藏的本土故事;更重要的是,又能有多少年輕人願意拋下離地的夢想,與土地親吻,與靜坐在騎樓下的長輩聊天,費盡心力嘗試實現困難重重的小鎮期待。

  寒冷的風,在冷清的街區掃蕩。在這個擁有許多善良的街坊鄰居以及虔誠老百姓的梧棲小鎮,至孝與「凡人逐鳳」獲得了許多來自在地的溫暖與感動,也有許多人相信,他們能給這一個美麗卻被遺忘的小鎮更多的希望與活力。


至孝很喜歡南簡社區,也在這裡獲得許多支持


許多被遺忘的老屋留在這個美麗的梧棲小鎮


梧棲有許多讓人感動的角落


至孝走到哪裡都可以分享他的感動


宗教與梧棲人幾乎無法分開。


地方的藝文協會也很努力的想要讓梧棲成為一個讓居民喜愛的故鄉


和居民互動是至孝平常最重要的生活環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