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 星期五

[台灣-新北] 2013年12月20,新莊慈祐宮強拆普安堂垂淚紀錄


攝影機直盯著前來悼念的虔誠人,批著袈裟,跪在空無一物的案前,
悼念一個佛堂的消失,一個文化的毀滅,痛訴殘暴的趕盡殺絕。
而在廳堂的一角,暗自垂淚的女信眾用老邁且勉強的一點點力量輕聲問我,
你們為什麼那麼殘忍,要破壞我們的寄託,
你看看旁邊的一切有多殘忍,真殘忍,地上珍貴的東西擺得到處都是,
你看看附近的環境與文物是如此的美,為什麼要拿器具將他們破壞。
真的很殘忍。

我回過頭望著她,無言以對,我們剩下的除了記錄以外,也同樣背負了一樣的罪,
我們盡然允許這樣的事情在眼前發生卻辭嚴義正。

這是個痛心也讓人震撼的一天....



拆除第一天,一個疑似土城分局局長的人在封鎖線外檔住了我們,並以樓上的執行人士不允許地方記者上去為由,將一些獨立記者和村民代表擋在山腳下,然後每有人來就作勢打電話詢問,然後說樓上不允許。但只要是有名的媒體和官員他就放行,非常歧視地方媒體和獨立記者,雖然那時候沒發現他打電話給檢察官頻率那麼高都還能馬上接通很詭異,但後來才聽山上的警員告知上面根本就沒擋人也沒接到電話。還說上面有很多人沒地方站,後來也知道是唬爛的。

這就是台灣的警察......

但這無所謂,我從大約一公里外的山溝切上竹林一百公尺後,找路徑切到大暖尖山再翻回普安堂旁邊的登山口。照樣進到了現場,記錄了荒謬的過程。



11:26 搬運的工作告一段落,電力公司的人將普安堂斷電,結構體的破壞行動準備開始。但第一天的作業並沒有要拆除本殿,而是要先進行結構強化後才能拆除,雖然不了解拆除工程要怎樣作,但很慶幸可以再看一天普安堂。而今天白天主要的拆除作業為獨力結構的一座山壁旁的水泥房廁所,但後來據消息得知也拆了二樓大佛前的遮雨棚與外牆。

至於普安堂的舊廟目前來說是被保留了,但旁邊的所有廳堂和廂房與整個園區都還是會被破壞,文化不認為這樣算是把文化給保留下來,還真是侮蔑了台灣的文化價值,但慈祐宮有錢有勢,再加上政府也有利可圖,一間小廟與地區弱勢的聲音根本就無人重視。

舊廟最後的光景
[台灣-新北] 最後的墾民聚落,最後的哭訴與哀愁。2013年,美麗境地普安堂


因為警察提前封山而且有許多人也要支援文化部前的抗爭,所以當天並沒有太多的衝突,現場擠滿了慈祐宮的人近兩百名,還有看起來也將近一百人的警力,合力把普安堂的東西全部都移出來,準備要對建築體進行破壞。

說實在的,面對國家機器的價值扭曲以及變質的宗教團體,就連現場的記者們也都感到非常憤怒但也無能為力,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記錄下現場每一個貪婪與暴力的臉孔。

大約下午一點,兩台鑿地機被送上普安堂二樓,
此時,天空開始落下霪霪霏雨,在竹林山壁後的稀疏聲中,
一名太太忽然大喊,
說好的媽祖慈悲呢?說好的媽祖慈悲呢?
新莊慈祐宮,說好的媽祖慈悲呢??


最後,還是紀錄這幾日最深刻的一次報導,來自公視。

李榮台在上午的記者會中聲淚俱下(12/17),強調媽祖田一帶是當地村民祖先開墾而來,如果她簽下租約,等於是否定了祖先的努力,而且古蹟也會不保。她說:「如果台灣這塊土地沒有記憶,我們的孩子要到哪裡去?我們要到哪裡去,如果沒有共同記憶……我父母從大陸來,我沒有大陸記憶。我出生在這裡,叫李榮台,就是要在這裡生根。我告訴村民,這裡是祖先開墾的,我簽租約就是違背祖先留下的辛酸血淚史。才在這裡生根,我不能這麼做。」
但後來普安堂發現政府一面倒支持財閥,決定選擇唯一的機會尋求妥協,願意為了保留記憶忍辱承諾每月付租金,但慈祐宮卻反悔一開始對於收租的要求,應聲拒絕.....

這不是土匪什麼是土匪?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