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 星期三

[台灣-花蓮] [部落] 從砂卡礑到赫赫斯,太魯閣族同禮部落之旅(下)


延續冒險的熱情,我們邁開步伐前進;
感受部落清晨的微風,聆聽不知名的飛鳥婉轉悅耳。

我喜歡在山林裡的部落故事,
總是如此讓人期待。

接續前一日的步行,昨日的夜雨在早晨停止後將白雲拼貼上美麗的山巒贈送給初次到訪得我們,感謝上帝賜予我們美好的天氣,還有與晚餐一樣豐盛的早餐(尤其是超好吃的高麗菜乾),吃飽喝足我們步行朝向部落的主要平台走去。

這裡是大同部落,太魯閣族古名Shakadang的美麗村落。

[台灣-花蓮] [部落] 從砂卡礑到赫赫斯,太魯閣族同禮部落之旅(上)

行程開始(2013/10/01)

06:50 被稀稀疏疏的聲音吵醒,大家都各自起床。
07:00 一個人到外面走走,這裡的空氣非常得清晰,確實是個與世隔絕的桃花仙境。
07:30 吃早餐,然後決議離開部落前可以前往
07:50 整理裝備後在外頭廣場集合
08:05 出發大同部落(Shakadang),從張家庄走回砂卡礑古道後左轉向北前進,路徑平緩
08:18 抵達部落路口,有一個簡易到非常簡易的地圖木板。





08:21 途經彩虹屋民宅外的草原後抵達部落平台的頂端,入口處是古老竹屋民宿。

接下來的時間就一直在部落與居民聊天,了解當地的生活困境與快樂。



烏骨雞就像寵物一般在民宅裡面玩耍。
第一次看到活著四處跑的烏骨雞,超可愛。


山上的車子和房子都是被拆成一個個零件用流籠運上來或是徒步背上來以後再拼裝起來的,部落的人都稱他們是拼裝車。


Buya 有非常多的人生經驗,他是個退伍軍人,擔任過搜救隊到處幫助受難的山友。

他跟我們說了很多的搜救故事,包含當時在震驚台灣的張博崴事件後不久發生的清水大山山難事件,他也是那時候找到遺體非常重要的關鍵人。


大同部落的至高處有一個神社,主祀天照大神,下面那張圖便是當時的鳥居所遺留下來的柱基,而敬拜路變延著鳥居前方的駁坎道下方的空地。而下面的空地是以前的蕃童教育所還有駐在所。

當時教育的特點是教化原住民的孩子日本的風俗習慣,具體的課目是禮儀,其教習的基本作法,例如「敬禮、坐立、注目、點頭、謹聽」。

對於教育日本風俗習慣,日本當局認為教育原住民比教育本島人容易。因為蕃童教育方針不受清代影響,可直接日本化,而且蕃童有廉恥心、尚武心,異於本島人有近似於日本人的武士道,所以當時日人針對蕃童的服從心很樂於教育並灌輸他們忠君愛國思想。



這時候 Buya 的親戚一家人正要下山補給,可以感受到此地生活的困境。

目前的大同部落依然沒有供電,不過在年中的時候開始有譜,在之後有可能會牽線路上來,但比較麻煩的還是部落人口不多而且又在太魯閣國家公園內,儘管這裡是太魯閣族的世居之地,不過「依法行政」四個字很多時候讓人很難溝通。

這到也很有趣,同樣在花東,美麗灣硬是搭建的依法行政和阻止幾戶世居原鄉的原住民要牽電纜線的依法行政,有著非常不同的諷刺。

總之,漢人少介入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是我一貫的認知。



神社如今已經不見,只剩下右邊圈養山雞的土丘。


小山雞很可愛,原始放山雞的鳥嘴特別的尖銳,腳也比較強壯,脖子較長,翅膀較有力量。能夠快速的在草叢間奔跑捕食飛蟲。


09:20 啟程返回張家庄吃早午餐
09:33 返回張家庄,回去睡了一下
10:00 吃早午餐

這條路線上到處都是秋海棠,而且有發現三種不同的品種




民宿前的野生芭樂,很小顆很硬


民宿內部還滿高級的,只是衛浴間是公共澡堂,很多人會害怕。



11:00 集合做早操
11:05 出發大禮部落,路在張家庄的旁邊,往西南方走同禮古道。


羅大哥英姿煥發


路徑非常清楚



人面蜘蛛與他的徒子徒孫


前往同禮古道的路徑就在民宿的田地旁


11:11 接上同禮古道,一開始先是之字下坡。
11:14 連續鐵橋




秋海棠四處盛開,典雅清新


11:24 抵達第一鐵橋
11:34 抵達三間屋叉路口,距離大禮部落2.6K
11:39 抵達第二鐵橋,一路腰繞稜線西側霧林帶。


11:41 抵達鬆土崩塌處,前方基點為石壁。



11:59 抵達鐵鍊峭壁處。
12:11 途經駁坎一處。


12:17 抵達小支流,有一個小流瀑在路徑上,石滑需警慎



12:21 抵達大禮古吊橋,一座傳統鐵線橋。


12:23 抵達第三鐵橋
12:29 抵達第四鐵橋
12:31 路牌,距離大禮部落1.3k
12:34 途經溪溝坍方處,有用駁坎整裡出路徑。


12:36 到達一片桂竹林


沿途很多黃藤躲在橫倒的竹子之中,很多人不小心撞到。
黃藤是太魯閣族非常重要的植物,部落的男人只要將黃藤的蔓性莖在去除硬刺及表皮後,心髓即為藤條,多被利用來編製各種器具。


12:47 途經一條駁坎路
12:49 鐵梯


12:56 抵達第五鐵橋,最後一座。
12:58 抵達大禮部落




13:00 放下裝備,到大禮部落的特殊景點大禮教堂拍團體照。

大禮部落位於海拔915公尺高之台地上,原始之部落名稱為「赫赫斯」部落。「赫赫斯」意為「蛇聲」或「多蛇之地」,早期住有許多太魯閣族人而且設有小學學堂和駐在所,現在都已經消失。


大禮教堂是這裡最重要的景點,早已經隨著民國六十八年的遷徙離開此地,如今已經沒有在使用,裡面有大通鋪已經被人佔據為自己的住屋,有點可惜。

這個禮拜堂前方芒草已經快要與人同高,與去年的照片差很多,看來這個艱困的一年對於部落的人有著一樣的影響,生活更忙碌了,也更難整理這裡的風景。還好對於登山者來說,草越高我們覺得越美好。







回到上頭的日式木屋,我們上背包準備離開大禮部落。


13:26 整裝出發,續行原本的道路。
13:28 途經許多房屋的遺址,感受到過去的繁榮如今已消逝。

小學的地基還有警察局的空屋,這裡曾經住著很多人,如今僅剩下幾戶人家想要守護太魯閣族祖先遺留下來的傳統居住方式。

同禮部落確實是僅存的傳統居住部落。




回望赫赫斯部落的傳統居住地,可以感受出過去有多少人居住在這片緩坡上。

雲朵在太魯閣的峽谷中環繞,很可惜已經聽不到從前在山古中環繞的太魯閣歌曲。
那會是如此的美麗。



13:39 抵達流籠輸送的大禮部落站點。向下望非常的壯觀。

對於沒有聯外道路的兩個部落來說,流籠是最重要的運輸工具,而且在沒有供電的山上,用水來影響摩擦力驅動的流籠是最合適的工具。不過這樣深刻的影響了部落運輸的成本,因為在日本人不在進口台灣的桂竹和梧桐木之後,流籠就成為私人擁有。

話說在那個桂竹出口旺盛的年代,半年可以收成五百噸的桂竹。




刺茄,也就是傳說中吃了會中毒發瘋的顛茄。

雖然紅紅的看起來很好吃,但那可是警告的顏色,別被番茄給誤導了。



13:51 回到得卡倫步道的終點,踏上返家的最後一段陡下。


16:00 返回太魯閣台地登山口的流籠運輸起點。

帶這次的成員分享心得後,準備返家






這次的旅程非常得輕鬆且快樂。

一句原住民最進流行的一句話,來自都蘭部落青年會會長,「不要以為我們過得很辛苦,其實我們過得很自在!」

面對現今許多漢人對原住民族地區開發的想像謬誤,原住民族人在自己生存千百年的土地上有權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該一味遭受外族的想像被受迫害,被國家或其他握有權力者藉由想像或是善意的無知所操控。

更不該忍氣吞聲。

而同禮部落的族人確實身體力行,他們為了自己的生存選擇有所犧牲取捨,並且不畏懼現實的壓力,抵抗外來者的強制作為,不曾停止對於自己全力的訴求,也因此得到很多漢人的支持。而這也是同禮部落不同的地方。他們所進行得是一個找尋包容的民族主義,他們不搞仇恨,只是清楚得提出訴求,找尋支持者,包括許多熱愛山林支持原住民自治的漢人,這才是聰明的民族守護方式。

我永遠記得張先生最後一句話,「他感謝所有幫助他的漢人朋友」,尤其在自己的族人都選擇放棄離開之後。

knbiyax!太魯閣族!



相關網址:
[台灣-花蓮] [部落] 從砂卡礑到赫赫斯,太魯閣族同禮部落之旅(上)

地址:
入口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


交通資訊:
【大眾運輸】
 有公車從新城出發。
【自行開車】
 走新中橫將車子停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停車場。









6 則留言:

  1. 謝謝你的分享。請問一下同禮部落適合一個人前往嗎?(非常態性登山者)
    又,若要住張家宅需事前預約嗎?還是當天去即可呢?
    盼回覆,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獨攀原則上都是件不安全的事情,尤其是你對於路況不清楚的狀況下,那邊出過山難,就是因為一個人走。
      至於住宿,肯定要事先預約的,部落的人不一定在山上。

      刪除
    2. 謝謝你的回覆,我了解了 ^^
      有機會我再找朋友一起去好了。

      刪除
  2. 現在保護原住民的法律算周嚴,而且地制法甚至都要給原民公法人自治的地位,所以我覺得原民並不像你講得好像很可憐老受欺負,即使有,也很少了,你文中所提牽電線的事,我不了解不作批評,但政府或許也有難處疑慮是吧?搞清楚,即便是依法行政,那法也是由人民選出的立委定的,不依法才叫違悖民主不是嗎?別誤會我想幫誰說話,純粹看旅遊文章點到,認為你講得某些東西很奇怪而已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的才真是非常奇怪呢,不依法才叫違悖民主這件事本身鬼扯,請問法律年年在變得原因是什麼?就是因為他錯誤百出啊..... 你才搞清楚

      刪除
  3. 原民並不像你講得好像很可憐老受欺負,說得好像是我覺得他們都很可憐,
    但我並不這麼認為,完全是你的謬讀。
    然後保護原住民的法律算周嚴這句話本身就是笑話,這也表示你未曾關心,如果不服氣請確實走幾趟部落而不是走馬看花。尤其可以去三鶯大橋下走走,就可以知道你講的東西才奇怪。
    我想強調的不是可不可憐,而是公不公平。
    不要想法這麼離地中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