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台灣-苗栗] [部落] 2012 巴斯達隘。向天湖矮靈祭


肩旗擺動搖晃,古老的祭歌在山谷間繚繞。
呼喊著 Taai 與高聲懺悔,
永記 kuku taai 和 bagi ahlo 的詛咒與原諒,

在風雨中,
感受到虔誠的信仰以及感動,

我愛向天湖,
我喜歡這裡的祭典與朋友。



相隔兩年,再度參與南群賽夏的矮靈祭,在苗栗的向天湖祭場,感謝好朋友希希協助我到她向天湖旁的親戚家,也感謝風家的招待和照顧,賽夏族人都很友善、很善良,我想我會時常參加祭典一起跳舞吧!

這天是2012年的十二月1號,我們從嘉義搭車到苗栗向天湖,大概七點抵達,一到現場就是豐盛的宴席和後勁十足的小米酒,原來真的純的小米酒跟牛奶一樣白呀!

五杯下肚就開始頭暈耳鳴的我,滿遜的。


為了離酒遠一點,很快就離開酒席到祭場去跳舞。

雖然連續幾天的雨現場依然有很多人,而且風叔叔還說昨天簡直狂風暴雨,不過大家依然從晚上六點跳到隔天清晨六點。

叔叔說是賽夏族人就必須這樣跳,兩年一次,這是族人的傳統和祭典,無論年紀和輩分都一樣的。站在雨中,真的十分的敬佩。


族人的服飾有很多不同的紋路,其中最多頻率出現的圖案便是由兩個閃電所構成的「卍」字圖騰。這是賽夏族的編織圖騰「雷紋」,用來紀念雷女娃恩(wauan)帶著裝滿小米種子的葫蘆下凡到人間,並教導賽夏族人種植農作物。

此外,賽夏族的衣服因為長年生活於泰雅族與漢人之間,所以備受許多影響,多是紅色搭配麻布為主,黑、白、紅為傳統顏色,交錯變化而成。衣飾的花紋是以菱形為主(據說受泰雅族影響),也有幾何圖形的四方形、三角形,尚有線條紋。

賽夏族擅於利用裝飾品,而無論什麼裝飾品總稱為Katariza,裝飾品運用的材料五花八門,早期以貝殼(貝珠、貝板)、骨、竹和薏苡珠Titibun為主,後來貿易傳入,裝飾運用廣泛,包括鈕扣、塑膠珠、亮片、毛族等。


一直有大人守護著火堆,防止舞者燒傷。



這裡是祭屋,位於祭場前。

雖然一開始在手上綁避邪用的艾草時有進去,但風婆婆提醒我們之後千萬不能進去,我想這裡也一樣是只有部落氏族才可以進去的,也因為有風婆婆的帶領我們不用跟觀光客吹冷風排著長長的隊伍便可直接由長老綁上艾草,時在是萬分感謝呀!


臀鈴又稱為臀板,賽夏語稱為「塔巴亞善 tapayasan」。

臀鈴是賽夏族獨特的樂器,除了兩年一度的矮靈祭以外別的時間地點都不會有機會看到的。臀鈴的使用方法是將他繫在腰部垂於臀部,藉由臀部擺動,能發出清跪聲響的「響鈴」。

賽夏族人從日據時期至民國以迄今日,傳統的「細竹管」漸漸為漢人傳入的「銅管」所代替,不過現場依然可以看到許多依照古法製作的臀鈴,而上面用棉布縫製,並縫上鈕扣、鏡子、塑膠珠、貝殼和各種刺繡裝飾,是只有氏族可以配戴,而臀鈴除了是現場唯一的樂器之外,也是重要的祭典帶領,發出的聲響可以控制現場的節奏,並招換矮靈來參與祭典。

冷風,
與搖擺的舞步,夜裡,響鈴聲深入心中,還真的是動人心魄。





風婆婆在忙著觀光客以及族人綁上避邪用的艾草,他跟我們開玩笑說她這樣忙了一個小時卻都沒有薪水,不過看她邊綁邊隨著長老一起哼唱古謠,其實她完全心甘情願,用自己的雙手祝福每一個到來的旅者。


跳了一輪,我們前往湖邊的市集走走,隨著矮靈祭的開放,兩年一次的祭典成為重要的觀光盛事,不過夜市裡的擺攤和位置跟兩年前一模一樣時再讓我感到驚奇。

也充滿好多回憶~!







湖邊的樹林裡到處都是來自附近其他部落的族人搭的臨時工寮,讓族人能夠休息替換,總不可能連續三天都一樣的人一天跳十二小時的,所以各個家族都分工合作一起完成祭典。



「gilaki」,月光旗又稱「肩旗」、「舞帽」,每個姓氏一村會有一支。而形狀南、北不同,北賽夏為圓形,南賽夏為長形­;在十年大祭中,向天湖的祭場會出現兩支圓形旗,此為南北群的共襄盛舉。

旗面上皆飾有各種不同圖案,爭相鬥麗,並必裝有一面或數面小圓鏡,以反射凶邪,旗子背後則綴滿流蘇­。

前年在現場有看到朱家的旗子,但今年只見風家和豆家的旗子,不知道為什麼,下次再問個明白。

說到南、北群賽夏族,分別是新竹五峰一帶大隘村內的族人為北群,而苗栗南庄鄉東河村與泰安鄉錦水村則為南群,北群因為身居高山且與Squliq系統的泰雅族人混居所以深受影響,而南群則因為與客家人密切來往,生活習慣和語言之中也很常感受到客家文化,這也顯示賽夏族人的兼容並蓄與良善。

而這也顯示矮靈對曾經兇狠的賽夏族人的深刻影響。


場地泥濘,真的很讓人感動的。


在舞蹈方面,矮靈祭的舞蹈並沒有華麗的舞步,其形式為全族相互攜手,成圓形或行列之進行方式,持肩旗著,則為個人形式,以走、跑、跳、踏等舞步表現之。





此時已是凌晨一點半 ,卻看到很多長輩與孩子在風雨中跳舞。

長老唱祭歌的聲音依然宏亮,臀鈴也依然奮力的擺動著。




是風家的肩旗~~!!!

看到時有一種這就是浪浪自己家的東西一般,原住民的生活和態度真的很讓我嚮往呀~!!

我超想要當原住民的,難過.....


凌晨五點,兩點跑去睡覺的我在響徹山巒的歌聲中驚醒,族人們依然再跳著。

據之前的田野研究資料,
族人告訴我們,賽夏族過去的部落祖先 Tatini 是非常狂野的人,不知道珍惜這些神靈的幫助,又因對於 taai 族人誤會而產生了惡念,所以才會犯下誤殺恩人的過錯,而這是一個不能抹滅的教訓,要讓後人知道感恩與包容的重要性。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 Pas-taai 的祭典中,族人要不停的歌舞討好矮靈,其實就是為了要消除上代人的業障,所以這代賽夏人必須不斷的懺悔,不斷反省,不斷的學習,以謙卑的態度來面對這個永遠無法回報的恩德。

藉由兩年一次的 Pas-taai 祭典跟神靈溝通,在這時刻把內心想法跟現在的生活跟神靈細訴。

調查中風先生說︰「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由 Pas-taai 中我們所學到的應該只有感恩,感恩 taai 之前對我們的幫助。」

而這也算是賽夏族人的族訓吧,就像是泰雅族的gaga信仰,一種「遵循特定規範所形成的社會範疇」。


雨中,小姐們的頭髮都濕透了,但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有表現出疲憊,淋著雨繼續跳著舞,天亮前的時刻雨特別的大。

長輩在一旁說,這是對於懺悔與信仰的考驗,跳了數百年了,他們從不停止。




六點,天亮了,雨卻更大,四周也開始起大霧,幾乎所有族人都進到祭場跳舞。

而大部分的觀光客都去睡了。





隨著即將進入尾聲的祭典,隊伍轉移到祭屋旁的空間內進行最後的儀式,

一樣是簡單的舞步和臀鈴的聲音,但隨著時間卻有越多的感動與崁入人心且難以言喻的氛圍,像是我對賽夏族人的敬仰,難以言喻。





溫熱的米酒,婦女開始在一旁分酒給祭典中的族人,我也被分了一杯,和豐年祭時的米酒不同,一樣是在圍圈的舞蹈中,卻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一樣是感動,層次卻不同。

參與過幾乎所有族群的祭典,賽夏族真的可以說是屬一屬二的團結與虔誠,一個不斷維持反思與追念態度的族群,不會墮落沉淪的。



感謝阿美婆婆與風婆婆,連續兩次的豐年祭,據說馬上就要舉辦南北群合辦的十年大祭了,下一次還會在來的。

而且肯定要帶更好的禮物來孝敬婆婆,她一直幫我們清理髒掉的腳與鞋子,還照顧只來兩小時就罪到天亮的小姐,一直說我們就像她的孩子一樣好讓人感動。


也超感謝風家的漂亮小姐與她的朋友們得照顧!


然後是炫耀一下這次帶回來的禮物,真的要好好支持原住民的創作,我每次看到都會忍不住買一兩個回家,這可是一種支持與肯定唷。


地址:
苗栗縣南庄鄉向天湖
開放時間:
晚上六點到早上六點,下一次為2014年。
交通資訊:
【大眾運輸】
搭乘火車在竹東轉公車到南庄,然後再轉乘苗栗客運往向天湖專車。也可以買台灣好行的一日票比較划算
【自行開車】
矮靈祭期間不開放車輛進入,所以可以停在南庄轉搭苗栗客運接駁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