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陽光服務小隊] 難以忘懷。一個人的秀林部落救災紀錄


陽光與大海,走在美麗的島嶼之東,浪跡破碎的前線,
短短的兩天,
這一次連族人口中最好的部落也給了我們深刻的警訊。

秀林,一個一直想去卻遲遲沒有機會前往的太魯閣部落。
但我從來沒有想過
這生平的第一次碰面盡是如此的深刻,

讓人難以忘懷。



這一次來秀林部落,是因為在網路上看到Nanang Tadaw牧師的災後部落志工招募還有本是秀林人彩月姐姐的鼓勵,而滿腔熱血的前往部落。

而這也是2012年繼東埔部落和和中部落以後,浪浪前往的第三個部落。

感謝北大登山社的訓練,一年半以後的浪在災區與在碎石坡地工作的能力大幅提升,能完全勝任艱辛的工作環境。


秀林部落,位在新城車站以北的山麓上,從台北搭客運到宜蘭羅東,接著轉搭台鐵北迴線下行到新城車站下車,最後再步行約十五分鐘可抵達秀林部落,秀林部落是秀林地區重要的太魯閣族聚落,地勢較高可遠望太平洋。

秀林部落又以遷移時間與居住位址分成三個聚落,分別是民治、秀林、民享聚落。除了秀林是以原社名音譯而來,人數較少的民治和民享地區都是採用早期國民政府以「三民主義」命名,而其住民多是由古魯社和道拉斯社人分別組成,但不管是來自哪個社,他們都同屬於賽德克亞群(Sedek)的太魯閣族(Taroko)。

而現在所謂的秀林部落多半指的是位居秀林鄉公所以北秀林村道兩旁,新城山東面山麓,海拔約39公尺高的秀林聚落。

舊名,玻士林(Bsuring)

相傳,太魯閣族人初到此處狩獵時,時常受到茂密芒草阻擾,不便行動,於是用大火燒死以力前進。不過,此處的芒草生命力極強,燒毀後復育極快,又族語稱該新芽為bsuring,故以「玻士林」這種霸道的植物為社名。

原本玻士林聚落的主要成員為玻士林人,其社原址在稍西山腹,日據「駐在所」於社址下方山麓,即今分駐所,統治古魯、玻士林、道拉斯三社。

霧社事件與太魯閣戰役後,日本人為便於治理日人開始用各種手段將山上的部落遷移至山腳下,而此地的日警則以「平地多沃土,作物易長,生活才能改善」為辭,合平勸誘社人下山居於今鄉公所稍西緩坡,村道築成後,始遷鄉公所現址以北,其地亦稱「玻士林」。在光復後1946年5月秀林鄉建治時,擇此設置鄉公所,並取本社名稱「玻士林」為鄉名。光復後改稱「秀林」。



這次的工作主要是協助接連風災後被土石掩沒的禱告山神學院,但面臨學生開學和招募突然,這次自己一個人前來協助。


第一天下午抵達,巧遇花蓮地區的空軍士兵約一個排的人力正在協助,看到他們然後了解了環境以後,沒有幹嘛就走下禱告山的教學區,比起一周前的狀況沒有改變多少,今年的災區很多都面臨一樣的狀況,參與協助的志工很少。



不同於和中部落今年的狀況,

秀林沒有流量較大的河流在山麓上,不過這些土石依然是從溪溝湧出,降雨強度過大的雨勢和常態性的土石壓力輸放,來自水源地兩旁的土石崩塌順勢流下,而神學院擋下了有可能會衝進部落的土石流。

原本對於神學院被掩沒感到很矛盾與受傷,但仔細想想,要不是神學院檔下了土石,下面50公尺便是住家。


第一天很快就結束,感謝神學院院長安排我去秀林長老教會的原住民少年兒童之家住宿,院長本身就是秀林人,他的弟弟和其他社工在裡面陪伴秀林需要幫助的孩子,在裡面我認識這些太魯閣族的孩子,晚上我與他們聊天,一起作摺報紙小義工,跟他們一起晚禱和唱詩歌,然後一起睡覺。

這裡的孩子每天都彼此互助,大的陪伴和照顧較小的孩子,而這兩天他們也順便照顧了我,我好喜歡他們!

而第二天一早,我也陪著孩子們一起去看水,因為部落的用水取自於溪溝上游處的山泉水,這次的風災主要都來自於這條溪溝,影響了引水的管線,陪同太魯閣的小勇士,我們上溯勘查管線。


一進到溪溝,滿目瘡痍,到處都是大小不一的落石與斷木,孩子很有經驗的爬上爬下,最大的國二,最小的才12歲。不過他們都超厲害。


沿著溪溝,四處有不少條取水的水管。

有好兩三處都有水管漏水或拖離,孩子手腳俐落的撿起鐵絲將取水系統重新裝置,看到他們同心協力,感覺很棒。

山上的孩子,總是讓人感到驚艷與感動。



回程時,大哥和孩子們說去玩水吧!

他們開心的不得了。

我也有很多次在不同部落與孩子們玩水的經驗,雖然好幾個地方如今都因為風災已不存在,但這些時候的笑容絕對擁有讓人永生難忘的魔力。

在一旁的我和大哥開始聊天,聊彼此的夢想和爬山的趣事,還有分享浪浪對於山林與孩子的紀錄。和所有的孩子一樣,我們對彼此都有很多的好奇,但我們都愛山,喜歡森林,我們也感激上帝給予我們這個相識的緣份。



我們去偷摘路邊的柚子XD

答應孩子會記錄他們的帥氣,我遵守約定了!




中午,我們一起回到原住民少年兒童之家,回到這草原上獨特的帆船建築。

我超級嚮往能夠成為部落裡的工作者,和孩子們一起成長,和部落一起面對種種難題。




 吃完中餐,我告別孩子們。

我要去清理災區。

訝異又帶點失望,他們希望我多住幾天但真的沒有辦法,我難過的走出機構,說好放假會在相見,部落的孩子總是那麼體貼,他們會相信你,記住你,再次歡迎你。

慢慢的往禱告山走,今天災區就我一個人。


原本說好要來的志工都沒出現,原本要來的軍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前來。

我從來沒想過,一個人在災區挖土石是怎麼一回事,無奈。

看到過了將近兩個禮拜的災區,除了默默的做還能怎麼辦。




逛了一圈,我最後決定清理最上面的一間辦公室,早上孩子們點的蠟燭依然亮著。

一種難以言喻的氛圍,我拿起掃把開始清掃和整理雜亂的地面。如此失敗的志工招募,我開始反省與思考下一次的動員開如何發動,該怎麼讓大家理解「清掃」這種單純的工作多麼的重要且深具意義,在許多人在家無所事事的夏日午後。



下午,我一個人準備回家,

走在部落的大道上。

我喜歡秀林,喜歡這些太魯閣族的朋友,喜歡台灣,因為這些很單純的喜歡。我終其一生都會繼續在必要的時候協助我的夥伴,畢竟我是個粗曠而且體力過剩的人,雖然略顯孤單和怪異。





相關網址:

地址:
花蓮縣秀林鄉秀林部落 

交通資訊:
【大眾運輸】
 搭火車至新城車站步行前往
【自行開車】
 走台九線過新城之後轉花8線進入秀林部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