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陽光服務小隊] 受難的太魯閣族小鎮。蘇拉颱風和中部落第一梯次 8/12


2012年八月蘇拉襲擊台灣東海岸,其中花蓮北邊災情嚴重,又以和平村中幾個部落為甚,於是乎以 " 陽光 " 為名,號召願意協助的同學參予災後協助工作,地點為最需志工前往幫忙的和中部落。

本次協助團隊共分兩梯次,主要以災區整理為第一階段的工作,在兩梯次維持八天的幫忙以後,災區清理工作完全結束。

感謝參與同學的支持。



陽光服務小隊志工招募

在切入此次災區協助紀錄以前,先稍微介紹本次服務隊的招募方式與理念。

由於時常在原鄉工作與多次的災區協助,深感在台灣災後最需要的通常都不是物資,相較於較容易募集的生活物資,人力的協助與災後政策的評估支持更是災區所需要的,於是在蘇花過後很快就與當地太魯閣族連絡,前往協助。

此外,有鑒於現在媒體對於災區新聞的報導缺陷,與當下新聞的不甚重視,和軍方協助的有限,民間人力資源的串聯更是重要。故發起此次活動。

並以『我是學生,我要救災』為主題希望招募正逢假期的同學能抽空參與服務,進行比網路連署更直接的社會參予。

來到和中

由於太魯閣朋友的聯繫,我們很快便進入災區聯繫核心,包含當地的公部門與社會團體。台灣對於災後資源動員已有相當經驗,效率非常的快。其中宗教團體的快速進入也滿令人佩服。

蘇拉颱風過後,受災最為嚴重的莫過於和平村。而和平村本身可分為和仁、和中、和平三個部落,居民多為太魯閣族,其中又以和中部落受災最為嚴重,部分房屋半毀,一間全毀。

經過當地鄰長口述告知,和中部落在民國四十年左右曾經發生過土石流,但是此後並不再有災情發生,直到蘇拉颱風襲台,才瞬間爆發如此嚴重的災情。而這中間數十年部落附近發生了重大變遷,也就是台泥廠在後山上游處的大量開墾、火藥炸山,雖然台泥否認其相關性,不過大部分居民對於台泥開墾的危害深信不移。


和中部落早在日據時期就已然成形,在太魯閣戰役之後,日方為了方便管理協助太魯閣山區的 Truku(太魯閣族)遷徙至此,長年來和中部落幾乎無災害。是太魯閣族長輩口中令人稱羨的土地,當地人還告知,以前所謂的「和平」便是現在的和中部落一帶,不但土壤最好人口最多,寬廣的平地與乾淨的溪谷孕育了強壯的太魯閣族人,直到今天卻如此不堪。

引用 88news 的一段文章節錄,

洛金牧師表示:「很多石頭是上面下來的,不是這裡的,因為顏色不一樣」。在河床上長期滾動過的石頭顏色較舊,外表包覆比較圓弧的線條;跟有菱角突顯有如鑽子饡開的石塊,兩者構成突兀的土石流後石之墳場。對此,到場現勘教授陳宏宇說:「現場土石沒有挖掘痕跡,林相也還好」(原民臺原地發聲2012/08/18)。

專家輕描淡寫,輕巧地讓採礦業者在山的後方開礦行為擺脫肇災嫌疑,也讓核准開礦行為的官方似乎免除了核准開礦的共犯者責任。

其實這樣的爭議早在許多年前就在花東四處掀起波欄,延續「產業東進」的政策,水泥廠進駐到和平已經二十年,當初為了保護觀光又能同時維護經濟於是自作聰明將影響地貌的礦業往上游移動,導致對於環境的傷害更深刻,我想『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形容的甚是貼切。


上面那張便是隱藏在大好風景背後的真相。

千瘡百孔的山區,儘管台泥拿出再多理由也難以讓人信服,相信這樣的工程對環境是毫無影響的。


災難過後的和中部落與過去的恬雅小鎮風光已渾然不同。

從溪溝湧進的土石將房子掩埋超過一米高,較靠近山區的幾戶因為過分嚴重已經拆除,在小鎮上走時常可聽到鄰長與村民之間對於村子未來的意見紛歧,「山的民族」數萬年與大自然相依相存,直至如今,山已然崩壞,孰能保護和孕育偉大的太魯閣族。

「這還真的是第一次,但從此之後不再有最後一次了。」土石流確實如此殘酷,但這樣無奈的現實誰能接受?



除了房屋的破壞與家產都已損毀腐敗,有非常多的家禽也都在這次災難中招授活埋。

在災區工作的這幾天都可看到雞隻在爛泥中穿梭,但當地的族人告知這些雞儘管活著也不能吃,那麼多天牠們都吃一些骯髒的東西求生,有許多細菌。




讓人搖頭的現代軍人

除了對於台泥的報怨,居民每天在抱怨的就是前來災區的軍隊,據說「志工一下午,軍人要挖三天。」效率真的是慢的驚人。在這次的工作中也看到大部分的軍人都遊手好閒,就算在工作也時常發現八個人處理一顆小倒木,總是三個新兵再搬,五六個老兵在屋簷下乘涼。

而且軍人在災區只清潔一半後就全部撤離,在現場看到的多是基督長老教會找來的青年志工在協助。沒有媒體、沒有關注,台灣的軍人到也不讓人意外,軍人代表軍方,軍方代表國防,國防時常也顯示了一個國家。但這已經不是國防強弱與否的問題了,而是整個國家的態度,這樣的軍人也算是世上少有的,真是心寒。




第一天機械調度

這一天有許多時間都在等待山貓的協助,已過了一周但山貓的配給依然缺乏,因為不了解細節所以不多做闡述。

辛苦大家了。



因為新聞媒體的輕視與忽略,災區的志工人數不多,也不像八八風災時的作秀風潮,各大學競逐上報導致志工過多怠惰效率,這次反而欠缺志工。

好在當地為基督長老教區,教會的青年志工給了許多的支持與協助,此外世界展望會的資源控管也加快了各方資源的調度效率。包含外地志工的聯繫。



補充延伸閱讀(來自88news)

牧師:真要遷村,台泥廠區是最安全的地方

經濟部礦業局長朱明昭曾表示,「(蘇拉災情)是天災造成,礦場不會保留大量礦石堆積。」並聲稱礦場距離部落有三公里多的距離(原民臺原地發聲2012/08/18)。但是和中部落族人表示:「採礦炸了二十年,後山都挖空了,當然影響到山壁」。到五年前傅崑萁縣長中止延長採礦的申請為止,部落每天中午都可以聽到炸山的聲音,山下往山頂遠望也看得到正在作業的1100型重型怪手。
走蘇花公路進入和平礦區路段,會看到靠山一側的山壁粉碎崩落,「下來的都是好的石頭」;這些石頭,有些是水泥原料,有些是可以煉出鋼元素的。每年,台泥公司聲稱這是台泥的財產,不可自行盜取;並且租賃部分被崩落石塊堆積的田地,僱用怪手回收崩落下來的石塊,運回水泥廠。這次蘇拉颱風中,同樣長相質地的大小石塊,掉到了部落裡成為土石流,台泥公司卻號稱「與開礦沒有關係」。
某位不具名的族人表示:「大家都在怪水泥廠,我們(在水泥廠中任職者)都不講話,因為我們也覺得很矛盾,怪也不是,不怪也不是,因為那是我的公司,我出來說什麼,那我就沒頭路了」。
對於傅縣長日前對媒體表達,對於願意遷村的族人要「有幾戶就蓋幾戶」的說法,洛金牧師表示,「真的要的話,台泥廠區就很合適」。這塊二十幾年前族人因為政府水泥礦區政策賣給台泥、台電的土地,是目前鄰近地區中最平坦、最安全的土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