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0日 星期二

[展覽-台北] 故宮。西方神話與傳說 LOUVRE 羅浮宮珍藏展


「傳承自希臘羅馬的神話不僅是有點可怕的、或迷人的、高潮迭起的故事全集,也是解釋人間世界、大自然與宇宙星辰運作的一種方式,神話形塑了所有的西方思想,且滲透深入我們的語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認為應該和亞洲觀眾一起分享這些希臘羅馬神話暨文學的精彩故事,其中一些美麗的故事提供我們的詩人、雕刻家、畫家和音樂家豐富的創作養分,尤其從十七世紀起重新研究法國古文學之際,神話更是藝術家汲取靈感的重要泉源。」
                                                                             
                                                                               ---法國羅浮宮博物館館長 Henri Loyrette 2011.10

老實說,神話本身對我實在毫無吸引力,但衝著對大衛 (Jacques-Louis DAVID)的喜愛,在展期截止日將近的一個月前終於來到故宮,平常日早上沒什麼人,逛的很開心,另外的大收穫就是原來馮索瓦.胡德(Francois RUDE)(1784-1852)如此迷人。

這次的主題是希臘神話,但其中的作品不如同展覽主題全都來自羅浮宮,而是來自法國羅浮宮博物館(Musée du Louvre) ,及圖爾美術館(Musée des Beaux-Arts de Tours)、迪戎美術館(Musée des Beaux-Arts de Dijon)、阿哈斯美術館(Arras, musée des Beaux-Arts)、安格爾美術館(Musée Ingres, Montauban)、安德烈‧迪利芎藝術暨工業博物館Roubaix, La Piscine - Musée d’art et d’industrie André Diligent)、凡爾賽宮及特里亞儂宮國立博物館(Musée national des châteaux de Versailles et de Trianon)等七家博物館的相關一百件珍藏,然後也可以看出多件是複製品。

不同於北美館前陣子的展覽,這次的特展有不少文字說明而且幾乎每一樣展品都可以利用手機撥號聽導覽,這樣的策展方式終於又有點人性化 ( 雖然還是非常不清楚 ),不然我真的很不能接受都收了昂貴的票價還要利用導覽機再削一次錢,一張票兩百五家境不好的怎麼看的起,國寶是公共財,故宮用翠玉白菜、清明上河圖間接換外國人的展品給台灣人看,像外國有能力的人多捐點錢付不起的給個硬幣也可以大方參觀,這才是國家博物館應該的經營方式,這點倒是值得省思。

當然,秉持著不支持導覽機的態度,這裡教幾招逛特展省錢又不走馬看花的必備小撇步。
  1. 首先不急著馬上看,許多好心的網友會跟大家分享甚至簡介,等多一點分享後再決定要不要去看,不然看到雷展也是一個勞神又傷財。
  2. 等刊物雜誌分享,以這次的羅浮宮珍藏展為例, 《 台北畫刊》3月號就有四頁篇幅的報導與一些說明,當然youtube上也有不少相關影片報導,重點還是急不得。
  3. 抓好免費導覽時間,導覽員通常都會提早到,所以你一定也要提早到然後僅僅跟在一旁,因為有水準的展場一定會輕聲細語的導覽,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花20租一個聽導覽員專用耳機,比廠商錄製的120元絕對便宜。
  4. 然後還事先依主題作功課吧,相信我,導覽機講的也通常都亂七八遭,看到網路上許多批評,不清不楚的導覽讓人有一堆疑問無法詳知,可見跟解說員走還可以發問好多了。
          
          本次導覽資訊
  • 平日10:30、14:30兩場。假日10:30、14:30、15:30三場。
  • 採現場報名,每場限額50人,額滿為止。子機每台租借費用20元。
  • 提前抵達展場,自行租借子機,導覽時間前5分鐘,到展場入口指定處與導覽人員會合。



  「神話以源自最遠古時代的古老敘事形式現身。它並非無中生有的發明或天馬行空的幻想,而是一個透過詩歌傳承以及記憶的事實。


呼應本次主題神話,故宮這次將百件展品分成五個主題。但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因為主題分的滿爛的,好在我一開始就設定是來看大衛的《雅典娜大戰馬爾斯 》,不然要是打著想了解希臘神話的心態來看能了解的非常有限,一下子用羅馬名一會又用希臘名,好在我一開始就知道宙斯就是朱彼特,雅典娜就是蜜涅芙。

然後以「愛神」為例,大家一定搞混阿芙蘿黛蒂和厄洛斯到底哪一個是愛神,簡單來說阿芙蘿黛蒂和厄洛斯就是羅馬人信仰的維納斯和邱比特,愛神當然是奧林匹斯十二主神的維納斯,他本身就是愛與美的化身,而邱比特則是其子,充其量就是遺傳了母親的能力,又或者說是不過擁有一個可控制愛恨的弓箭罷了,所以弓箭的能力超越邱比特本身。

好比邱比特與賽姬的故事,當準備受母親維納斯託付陷害美女賽姬的邱比特看到熟睡的美女時,因為金箭不小心刺破自己手指的邱比特,意外的愛上眼前的凡人公主賽姬。而這部分在展場的介紹中似乎有誤。


撇開介紹內容的部分不提,這次展覽的動線和展品都滿不錯的,來自法國的珍貴藝術品當然沒話說,只可惜沒有法國人的精神和氣度。

你相信展場不能拍照是因為怕傷害展品嗎?還是怕展品拍出去就沒人想看的商業思維呢?去過法國羅浮宮的朋友就一定能感受,這理由有多鬼扯。不要開散光燈就好啦,一個是藏寶物偶而展出的故宮,一個責是有空間就排滿藝術品供人欣賞的羅浮宮,態度上實在讓人失望。



  奧林帕斯山
  馮索瓦‧勒摩恩
  約1720年
  油彩、畫布
  高 0.46公尺;寬0.65公尺
  巴黎,羅浮宮博物館,繪畫部門
  INV 6718

位於希臘北邊,與天空融和為一的奧林帕斯山是眾神的居處。

奧林帕斯山是眾神商議之所,也是熱烈的爭執與歡慶之處。

這是一幅未被製作的天頂裝飾畫草圖,呈現了大批奧林帕斯山的經典主角,及某些半人半神的人物。 清楚地標示勒摩恩(Lemoyne)對十六世紀威尼斯畫派(l’art des vénitiens)及魯本斯(Rubens)的偏好。




    龐貝城朱莉亞.菲利克斯宅邸的阿波羅和諸繆思(西元62-79年)
  繆思的指揮者,阿波羅
  西元62-79年
  濕壁畫
  高0.465公尺;寬0.365公尺
  巴黎,羅浮宮博物館,古希臘、伊特魯里亞暨古羅馬文物部門

  
這次我覺得非常值得一看的作品就是一系列來自龐貝古城的濕壁畫。

依據萬能的維基,濕壁畫原意指的是「新鮮」,是一種十分耐久的壁飾繪畫,泛指在鋪上灰泥的牆壁及天花板上繪畫的畫作。

通常是先將研磨好的乾粉顏料摻入清水,製成水性顏料,再將顏料塗在剛抹在牆壁表面的濕灰泥,再等待灰泥乾燥凝固之後,便永久保存於牆壁表面。

而這次展出的是一系列阿波羅和諸位謬思女神的展品,也讓我理解一直難以理解的阿波羅和文化藝術之關係。



然後一定要介紹這次最喜歡的一樣作品,《艾蓓和朱彼特之鷹Hébé et l'aigle de Jupiter》,這個作品是在述說宙斯變形成老鷹保護女兒,而朱彼特之鷹就是宙斯的化身。

這份作品雖然在展場上是青銅複製品,不過近看依然能感受艾蓓的神性與美麗,青春之神的活力源源不絕,美麗的天神之子讓我著迷,宙斯幻化作老鷹的威武英姿也充滿靈性與動態之美。

因為這個作品,我倏忽愛上法國雕刻家馮索瓦.胡德(Francois RUDE),查了一些原文資料以後才發現他原來滿有名的,巴黎凱旋門上也有他的手跡。


  阿波羅向牧羊女伊賽揭示他的神性
   馮索瓦‧布雪
   1750年
   油彩、畫布
   高1.29公尺;寬1.575公尺
   圖爾美術館
   1794-1-1


這張畫也十分精典,現場時沒注意到畫家,回家爬了文才發現是布雪的畫作,以下直接整理自故宮官網從圖爾美術館的翻譯。

阿波羅愛上了牧羊女伊賽,偽裝成牧羊人藉機親近她。阿波羅與伊賽的愛情故事來自奧維德的《變形記》。然而,這個田園主題,自十八世紀初以來即深受歡迎之因,要歸功於1697年發表的同名歌劇《伊賽》。 

而布雪選擇了此田園主題的最後一幕,劇情述說正當阿波羅放棄他的牧羊人化身,向伊賽揭示其神性的時刻。

光線環繞中,年輕的神祇照亮了構圖中心種種的連續曲線,構成了迷人的螺旋狀律動前景中的兩位水神在酣睡中驚見阿波羅神的現身,是馮索瓦‧布雪最美妙的表現之一,年輕女性曲線流轉的身體,與水生植物形成完美的合諧。

馮索瓦‧布雪經常為凡爾賽宮執筆創作,也參與多項皇室宮殿的裝飾工作。他對裝飾性的敏銳以及獨特的創造力,對於洛可可風格的界定,功不可沒。他多樣化的作品是路易十五王朝的最佳代言。1765年,他被任命為國王的首席畫師。

 

過水一張滿喜歡的邱比特,我想介紹就大家自己爬文了。



   蜜涅芙大戰馬爾斯
   賈克-路易.大衛
   1771年
   油彩、畫布
   高1.14公尺,寬1.40公尺
   羅浮宮博物館,繪畫部門
   INV3695


最後是我這次的目地,蜜涅芙大戰馬爾斯 ,故事在述說的是有名的特洛伊戰爭,不過我認為大衛取名(Combat de Minerve contre Mars)並不恰當,畢竟蜜涅芙和馬爾斯是羅馬人使用的名子,希臘人則分別稱作雅典娜與阿瑞斯,但大家肯定不了解這又有何異,其實差別挺大的,因為在特洛伊戰爭中創造紛爭與吹散智慧的阿瑞斯再希臘人眼裡是絕對不如代表正義與公平而戰的勝利女神雅典娜。

荷馬所述,阿瑞斯是一名百戰不厭的戰士。他肝火旺盛,尚武好鬥,一聽到戰鼓聲就手舞足蹈,一聞到血腥氣就心醉神迷。戕戮廝殺是他的家常便飯。哪裡有鏖戰,他就立即沖向那裡,不問青紅皂白就砍殺起來。他穿上戰服時雄姿勃勃,頭戴插翎的盔甲,臂上套著皮護袖,手持的銅矛咄咄逼人。他得天獨厚,威嚴、敏捷、久戰不倦、孔武有力、魁梧壯偉。至今,他還是智慧的大敵,人類的禍災。他通常是徒步與對手交戰,有時候也從一輛四馬戰車上揮戈(那四匹馬是北風和一位復仇女神的後裔)。隨從他奔赴疆場的有他的兒子:恐怖、戰慄,驚慌和畏懼,還有他的姐妹不和女神厄里斯(紛爭女神的母親)、女兒毀城女神厄倪俄和一群嗜血成性的魔鬼。勝敗乃兵常事,阿瑞斯自然也有敗北的時候。

而在特洛伊故事中,阿瑞斯也同樣支持了好戰而奪人王后的特洛伊,至會女神雅典娜則協助受害的希臘聯軍,而蠻恨自然敗給智慧與正義,如大衛畫中所呈現,雅典娜擊敗了打算偷襲她的阿瑞斯。

古希臘劇作家索福克勒斯稱阿瑞斯為「可鄙之神」。在其劇作中,阿瑞斯屢為宙斯、阿波羅、阿爾忒彌斯和巴克科斯的弓箭、閃電和烈火所傷。在荷馬的敘事詩中,他則是—個狂暴而多情的風流之神。人們常將這樣一些詞語用於阿瑞斯:碩大、強健、迅猛、狂亂、違約、兇殘、嗜血,毀國。甚至在其子女的身上也不乏桀騖不馴,野蠻和殘酷的特性。

然而,在羅馬人所說的馬爾斯卻全然不同,在羅馬人的信仰中馬爾斯是重要的信仰神僅次於朱彼特(宙斯), 羅馬人有時甚至自稱為「瑪爾斯之子」,這也實在的反應了不同文化與族群對於神祇的崇拜和詮釋。這也是欣賞藝術品和神話故事之外有趣的探討。

然後關於畫作本身就不多說了,我想網路上有許多關於大衛作品的說明,大家快前往欣賞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