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3日 星期三

[台灣-宜蘭][鐵道旅遊] 蜜月灣上的美麗小學校 (大溪車站)

 對於沒有經濟能力買車的大學生,火車是最快速且經濟的交通工具,而藉著鐵道來周遊台灣是課餘時間最為舒適浪漫的生活方式了。
  從樹林出發,在四月的春光時分,一大清早我和女孩出發前往宜蘭,買了鐵路局100年新推出的東北角一日遊車票,126元,我要在大海藍天與山巒之間盡興慢遊。


  在台灣的鐵路外環線之中,最多變美麗的便是從台北開往東海岸的這一段路程。從樹林出發經過繁華的台北城,鐵道隱沒在地底下,一路經過了板橋、萬華、台北、松山的地下隧道,不知不覺就已竄出地表到了高架橋上,又過了一陣子遠離都市後眼前是綠油油的廣闊與安然。
  火車是遠離塵囂的。儘管快速奔馳著卻給予旅者一種緩慢悠然的舒適。
  過了八堵,我們從縱貫線北段進入了宜蘭線。眼前的原野與山林交錯,白鷺鷥成群飛翔,眼看窗外的好天氣,儘管平日的生活有多煩燥乏味,那股屬於都市人的鐵鏽氣味瞬間被火車衝的煙消雲散。再過了瑞芳、侯硐、三貂角和福隆貢寮以後,一般的旅客都已下了車開始旅遊,但我們卻依然在山洞與稜線間穿梭,直到湛藍色的太平洋從山的那頭閃爍著。這是台灣最美麗的海域之一,山海相交,碧海藍天。
  而龜山島是今日的伴侶。
  每次搭乘火車旅行,總習慣性堅持搭乘區間車,除了許多小站唯獨區間車會不厭其煩的停下來之外,區間車對向的座位編制還很體貼的讓人們拉進了彼此的距離。抱著土地公向準備迎佛回家的老農夫,扛著魚貨的婦人,在面對面的座位編制下,我們觀察著彼此並給予對方微笑、寒暄並想像著對方的生活與故事。為什麼亂髮的流浪漢要帶著空鳥籠到大里站下車,為什麼穿著火辣的小姐會在一大清早從暖暖坐到花蓮的豐濱海岸。在搖搖擺擺的區間車上從來不會無聊,反而感受到了台灣文化的多元、人們的熱情和許許多多不同層次的深刻感動。
  搭乘火車,從來不會感到無聊,正因為窗裡窗外的風景,渾然不覺得我們已到了目的地,大溪車站。「是要去宜蘭的大溪不是桃園或台東的那個。」在旅途的前後坐了好多次的解釋,畢竟這只是個小小的招呼站,比起因為慈湖和老街而聞名的桃園大溪,要不是熱愛東部海岸的衝浪客,很少人會知道這個地方。大溪車站小的可愛,全站僅有一個窄窄的小月台和只有早上才有人看管的一人車站,但千萬別小看這個小聚落,在晴空萬里的今天,他美的驚人。
  一走下火車便是大溪車站的出口,一眼便忘見一片青藍和隆背的老烏龜飄浮在大海上側身凝視著我們。第一次那麼接近這隻伴隨台灣遊了好多個世紀的夥伴,心中有種淺淺的感動。龜山島就像守護台灣海峽的媽祖一般,優游在太平洋上陪伴著台灣風吹雨打,雖然沒有像媽祖娘娘一般在西海岸處處顯神蹟救人,但總是在台灣面臨颱風與寒流暴雨時第一個承受著,怎麼說也算是有情有義了吧。
  本站下車旅客:2
  從8點03分樹林搭乘上行的區間車坐到大溪站也已經是10點06分了,雖然一路上都有周遭的風景相伴,但在走出車站的那一刻陽光與微風輕臨,暢然一身,依然有著可以讓雙腳走動的解脫之感。從車站走出來隔著濱海公路便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我們越過了大馬路往大海的方向走,整條路上就只有我們兩人和快速路過的連結車,就如同台灣許多的濱海小鎮一般,大部份的人總是路過了,忽略了。
  大溪實際上真的也只有幾排濱海的房子坐落在海堤邊,人口數感覺不多,路上除了一個發呆的老魚夫以外都沒有任何人,這個小村莊有著濃郁的海味和悠閒一直到我們爬上了海堤才看到了一個衝浪客跟我們一同往南走。而在遠遠的一方我們看到了這次前來的目的,大溪國小。
大溪國小在大溪車站的南邊徒步大約十分鐘路程,直接相連著海灘,這裡的孩子肯定脾氣很好,每天都能看到藍藍的大海。會想來大溪國小是因為看到了其他部落客前往鷹石尖登山俯拍的美麗海岸,於是就發起了想要走進這幅美景的念頭。
  大溪國小算是個滿有特色的小學校,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讓這裡的孩子有更多接觸大海的機會,別因為他們操場只有短短的不到一百公尺就以為這裡的孩子不會運動,他們平日的體育課可是會安排衝浪的唷,而這次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孩子們在換洗衣物,想必孩子們一大清早都在玩水逐浪吧。
  來到大溪國小,有一種很輕鬆的氣氛,學校裡面除了教學區和戶外活動的區域外,還有露營區和圓形的營地表演廣場,仔細一問原來學校還有提供睡袋和帳篷的租借呢。若想在海邊露營和升營火辦晚會的人不妨來詢問學校,升火的地方只在操場一旁的椰子樹下而已,非常方便呢。

在學校繞了一圈後我和女孩往學校一旁的海灘走去,遠遠便看到好幾位釣客在浪裡垂釣著。面對大浪,魚線搖搖晃晃的讓人難以相信這樣能掉到什麼東西,然而正當我想走去和釣客攀談時卻發現腳下的小東西。

  是一隻白色的小河豚。
觀察了好一陣子,忽然覺得這隻小河豚越看越覺得牠長的很像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電影世界大戰》中的外星人,跟小時候在墾丁買的有裝了可愛小眼睛的河豚標本一點都不像,而且待越久越覺得蜜月灣一點都不蜜月,有好重的魚腥味。就在我一回頭的那一刻忽然驚覺四周全都是乾死的河豚。而且除了白色的,還有黑色和紅色的,雖然很驚喜原來河豚可以有那麼多種顏色,但又不驚覺得這個蜜月灣有那麼點悲傷。
  原本以為這些河豚都是擱淺的,但後來才發現這些小河豚其實都是被漁民用定置網捕上船發現後在挑出隨意丟棄到海上,然後再被浪打上岸邊的,因為牠們的經濟價值都太低了,所以漁民們都選擇丟棄。也難怪蜜月灣會有這麼多的河豚,畢竟大溪的北邊便是近年來以現撈魚貨有名的大溪漁港,仔細一想有那麼多的河豚似乎滿何裡的,但這樣的捕魚習慣不但浪費了不少可憐的小魚也讓美麗的海灘在太陽曝賽後變的惡臭難聞,也讓此時的蜜月灣實在說不出哪裡蜜月了。除此之外,被丟棄的河豚屍體若讓在沙灘上玩水的孩子或是人數不少的衝浪客不小心踩到傷了腳要找誰負責?為了我們身處的環境漁民們真的不應該再偷懶隨意拋棄不要的魚屍體,應該確實集中起來一起處理,讓自己的家園更乾淨美麗。
  接著我們走到了蜜月灣海灘,只可惜因為下一班火車即將到來且蜜月灣上的旅客人數實在太多了,我們決定回頭。踏上回程再次穿過了滿是腥味的礫石攤區域然後走過大溪國小旁的海堤,輕輕的風遞來清新的空氣送我們離開,龜山島依然在身旁陪伴。我們要搭上火車前往下一站,暫時告別這純樸美麗的小村落...(2010/4/11)




  我莫名的喜歡遠望龜山島。

上傳的照片畫質好差大家有興趣就換以下連結瞧瞧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