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台灣-台中] 死亡的存在。台中建國市場的地方文化反思


  走在昏暗的空間,看見剛從房裡走出來的女士對我微笑示意,有點想開口聽她跟我聊聊過去的期待與現在的失落,我卻停止了動作。一隻老鼠從旁邊跑過,跑到堆滿空鳥籠的置物區,我想沒有三天三夜的時間,什麼都不太適合在浸淫於失落的潮濕裡過度蔓延。


  也許,要先從台中人認為什麼是文化開始談起。


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倡議先生的媒體反思] 披薩阿伯事件:小姐,妳們丟的是「妳們自己的臉」



每個人代表的都是他自己,我們可以提醒他的行為或是教導他該怎麼反映,但在法律與規範之前,任何人都不該去論定他或限制他,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平等自由的。


但在台灣很多時候卻不是這樣,從小的時候我們接收了許多來自家庭或社會的訊息,「你不要丟父母的臉」,到大的時候「你不要丟班上的臉」、「你不要丟學校的臉」,到「你不要丟高雄人的臉」、「你不要丟台灣人的臉」,但到底我們憑什麼去放大別人的行為去詮釋集體的行為?


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台灣-台北][廟會文化] 載罪火化的祥獅。2015大龍峒保安宮放火獅



當眾人齊聚廟埕
黑夜裡的期待都重新在此匯聚
伴隨 綻放的花火與爆裂的燦爛
印照著
紫微星君發白的髭鬚
然後點上火焰,在木架上點綴騰雲身姿
話語平安的祈求
廟額「慈濟」